第一卷 云海,銀帆之影 第三百九十二章 其所追尋的遠方 XXXI

    “攔住他!”灰衣人轉過身去,高喊一聲。

    在場的盲從者衛士如夢方醒,從各處沖了出來,手持長戟,列成一排,殺向方鸻。

    但一臺巨像一般的構裝體從方鸻身后列步而出,舉起三四人高的右臂,一巴掌劈在地上。它掌心與地面相接之處,掀起一道震波,震波向前,立刻震得盲從者衛士向后飛出,落滿一地。

    “這是震地者七式,騎士先生,它的地震域源自于奧多奇的山之王鳴龍,它制造震動的媒介不僅僅是固體,氣體與液體也可以。”

    “最后一臺震地者陳列于羅塔奧的群星之柱博物館中。”

    “它的敵人曾經是三大巨人之首的符頓。”

    Irs帶著一種匪夷所思的目光抬起頭來。

    他身畔,灰衣人的語氣同樣不可思議,“那是震地者,羅塔奧的驕傲,但我分不清楚是哪一型……”

    “可他怎么會這個?”Irs壓低了聲音,“他不可能去過群星之柱,不,應該說沒人能去那個地方!”

    “有人可以,”灰衣人回過頭,“坦羅王族,背信騎士,圣狩之衛……”

    “他?”

    反問換來的是一陣沉默。

    Irs目不轉睛,“他的龍魂很獨特,可能是擅長精神力那一類,才能支撐起如此龐大的投影。”

    他又回過頭來,“但沒人可以同時操控這么多龍騎士,工匠也不能。我或許能對付它。你不是有雙龍騎士么,幫我牽制一下。”

    此刻第二隊盲從者衛士也沖了上去。灰衣人看著這一幕,點了點頭。他仰著頭,深褐色的眼中倒映出這如夢似幻一般的景象。

    ’VX-1,帝國之刃,審判者塔安,真理,銀焰騎士斯里高,艾欣曼魔女……’

    那些或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傳奇構裝,像是從博物館的陳列之中整整齊齊走出的古董。但放在眼下,也比他們手上這些樣子貨有威懾力得多。

    關鍵的問題是,這些投影究竟是從何而來?

    灰衣人甚至壓根沒有去考慮過龍魂。

    因為龍魂只是一個計算力提供者,具象化的執行者。從未聽說,也沒有出現過,具有——想象力的人工龍魂。

    但塔塔-大拇指-晨星女士,誕生自一個光輝璀璨的年代;她的頭銜,來自于一個塵封于歷史之下的計劃,永遠是銀之塔大圖書館的守護者。

    很少有人能分辨出這其中的差異。

    至少方鸻也不能。

    “希爾洛芬!”Irs認真了起來了,他畢竟也是一個站在選召者的頂峰的選手,很快便恢復了冷靜,變得心無旁騖起來。他抬起頭,用龍語發出了一聲低嘯。

    希爾洛芬聽到這聲低嘯,展開銀色的雙翼,從半空中俯沖而下。而灰衣人也向前一步,兩臺雙子星一樣的構裝出現在了他身后。

    那兩臺灰白色的構裝,狹長高挑,外形一致,左右對立,形同彼此的倒影。它們雙手持劍,身后的金屬飄帶,仿佛白色的斗篷,有點像是大了一號的能天使。

    這是方鸻第一次看到灰衣人的龍騎士。

    這種雙星式的龍騎士,因為其操控難度,還是相當少見的。

    而他也終于明白了,自己之前之所以看不到對方龍騎士的原因。

    “雙重域,”塔塔出現在了他左肩上,妖精小姐扇動著羽翼,目光靜然——這一幕當然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方鸻回過頭去,看著妖精小姐小口一張一合,“至少有一個是隱形域。”

    她回過頭來,用翠綠的目光注視著他,“騎士先生,要我告訴你這些龍騎士的用法么?”

    “分享心靈吧,”方鸻點了點頭,“這樣更快一些。”

    在震地者的攻擊之下,盲從者衛士正潰不成軍。

    此刻巨像停了下來,一聲悠長的鷹啼從半空降下,片片銀羽,猶如一道轉折的銀光,直劈而下。重力域分開了地震域,讓震波在空氣中的傳遞緩慢下來。

    “希爾洛芬,攻擊!”Irs口中高亢的龍語,響徹廣場。

    銀色的巨鷹在落地之前一扇雙翼,翼下形成一道颶風,擊中地面揚起煙塵。漩渦之中又生出道道風刃,分開煙塵片片向前激射。

    巨像舉起右臂,讓這些無形的刀刃擊中金屬的外殼,揚起絲絲縷縷的火花。

    而在那一剎那,巨鷹低啼一聲張開利爪,掩映在卷起的迷霧之中直撲過來。

    同一時間。灰衣人也用低沉的龍語發出命令,雙子星式的龍騎士也一左一右擋在帝國之刃,審判者塔安與真理,銀焰騎士面前。

    他的目光從那些靜止的龍騎士身上巡弋而過——

    Irs至少有一句話說得對,即使是工匠,也無法做到同時操控這一切——這不是計算力的問題,而是交換效率存在上限。

    方鸻靜靜地看著左中右三路向自己展開攻擊的三臺龍騎士構裝,與它們身后的——兩位貨真價實的龍騎士。

    那是一個時間的片段,但在思維的世界之中仿佛化為永恒。

    因為在方鸻的目光之下,或者說在十臺龍騎士共同的視野當中,它們的對手早已慢成了蝸牛。那一刻他心中竟十分安靜。耳邊好像回蕩著種種話語,像是許多人在同時開口。

    但其實,那都是塔塔小姐靜靜的聲音:

    “監察者是劍圣阿格曼奇的龍騎士,感知域分析能力最強的域之一。”

    在心靈的世界之中,她有條不紊地描述著:“震地者擋得下這一擊,騎士先生。”

    “但那個人也沒盡全力,小心他隱藏的意圖,騎士先生。”

    “審判者塔安擅長正面攻堅,它是帝國人的戰爭兵器,但不一定跟得上對方的速度。”

    方鸻終于問道:“我可以人工修正么?”

    “可以。”

    “我需要限制它的移動力。”

    “艾欣曼魔女的機械域可以做到,騎士先生。此外,VX-1的解放域在左側偵測到了一次魔力釋放。”

    “那代表著什么?”

    “那臺劍士使用了幻術,它不在原本的位置上。”

    在思維的世界之中,方鸻甚至還有時間驚訝:“探測魔法,解放域還能做到這個?”

    “一切運動與位移,皆在解放域的監視之下。”

    “那么向左修正三度。”方鸻命令道:“我們用審判者去對付希爾洛芬,用艾欣曼魔女去逼迫它走位。”

    “再用銀焰騎士去纏住那灰衣人的龍騎士。”

    “至于另一邊……”

    “交給我好了,騎士先生。”

    意識這一刻方從思維的世界之中抽離,時間流動的速度好像驟然間由慢變快。無數聲音重疊在一起涌入他的腦海之中,但偏偏每一句話都聽得分明。

    在心靈的世界之中,交流仿佛立體起來,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網絡。

    方鸻舉起手來。

    這一刻他胸前的水晶亮了起來,一個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

    ‘艾德,我看到你了,’葉華同樣遠遠看著這一幕,聲音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語氣,‘小心,他們打算牽制你的注意力。’

    ‘意右邊的希辛劍圣,它使用了位移術,并不在你所看到的位置之上,攻擊之時要向左偏移三度——’

    ‘最后,從左到右優先使用震地者,審判者塔安與銀焰騎士,去攻擊希爾洛芬,用艾欣曼魔女與真理去纏住希辛劍圣雙子。’

    ‘注意次序不要出錯。’

    葉華在半空中停了下來,張開巨弓,有些焦慮地看著那個方向——廣場之上的十臺龍騎士——龍騎士與龍魂之間的溝通效率存在理論上的上限,但若次序不出錯的話……

    其實仍舊有獲勝的機會。

    他只怕方鸻因為緊張,而手忙腳亂。可這個提醒,終歸還是慢了一步。

    最先動起來的是審判者塔安,當這臺龍騎士舉起手中的厚重雙刃劍之時,Irs與灰衣人眼中皆是一亮。只是亮光尚未來得及透出瞳孔,很快又化為了一種恐懼的光芒。

    那不可思議的神色,也同樣出現在了葉華眼中。以至于他遠遠看著廣場之上正發生的一切,竟然第一次,忘記了射出手中的箭。

    方鸻一言不發。

    但他身后十臺龍騎士之中的七臺,自審判者塔安始,自銀焰騎士斯里高止,動作整齊劃一地,同時動了起來。

    那就像是一個魔術師立于臺前,隨他舉起的左手,恢弘的音符躍然而起,整個舞臺之上的人偶們,好像齊齊被賦予了生命。

    是的,生命——

    這一刻倒映在Irs與灰衣人眼中,正是這樣的感覺。

    審判者的塔安上前一步,一劍斬向飛掠而至的希爾洛芬,銀色的巨鷹在半空之中一個轉折,但機械零件構成的荊棘從地表之上破土而出,纏住它雙爪。

    艾欣曼魔女以手掩口,金屬的面龐之上,銀灰寶石的雙瞳看著這個方向,仿佛閃爍著巧笑倩然的光芒。

    塔安的巨刃一劍掃過希爾洛芬的巨翼,Irs慘叫一聲捂住右眼,跪倒在地上,指縫之間竟汩汩流出血來,鮮紅似火。

    而另一邊,帝國之刃一劍斬下,劍刃偏轉,當一聲火花四濺,那隱藏在位移術之下的希辛劍圣雙子向上一折,閃爍了一下現出真身,向后躍出穩穩落在地上。

    銀焰騎士斯里高也橫過長槍,攔在另一位雙子劍圣面前。

    “這不可能,”Irs手中鮮血淋淋,抬起頭尖叫一聲:“他根本沒與龍魂溝通過,那些龍騎士不是他控制的,是誰在玩我們!?”

    灰衣人眼中也閃過一絲訝異的光芒。

    他張開口,低聲吩咐了兩句,兩臺希辛雙子再一次一左一右攻了上去。與此同時,方鸻才終于發現了自己與對方的不同。

    “騎士先生,他們好像需要用語言與自己的龍魂交流,”塔塔已先他一步捕捉到了這一點,“我們……”

    方鸻心中也充滿了不可思議的感覺,他好像這才明白過來,葉華之前一再反復向他所強調的,與龍魂之間的溝通究竟是什么。

    可問題在于——他根本用不著啊。

    “我們可以先他們一步。”妖精小姐立刻捕捉到了機會。

    方鸻點了點頭,用語言的交流效率有多低,怎么可能比得上心靈聯系——縱使是最為高效的龍語,也同樣無法改變這一點。

    七臺龍騎士立刻動了起來。

    灰衣人與Irs越打越是心驚,對方的攻擊已經凌厲到了超乎他們想象的地步,有時候他們的命令根本無法有效下達,因為才剛剛下達命令——對方早已轉變戰術。

    打倒最后,幾乎已只剩下龍魂本身本能地在戰斗,但龍魂在戰斗方面,豈是龍騎士的對手?

    Irs再一次慘叫一聲,他的希爾洛芬被審判者一件梟首,他哇地噴出一口血,頓時委頓了下去。

    灰衣人這一刻也意識到這么下去局勢不可挽回,他從身后取出一支短杖,握在手中。

    這一幕落在方鸻眼中,目光一閃,便認出對方的職業,這人果然是魔導士。

    灰衣人舉起法杖,準備施展法術——但方鸻可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與在這個世界沒什么用的戰士不同,施法職業可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他早就懷疑這個灰衣人的職業,一直在關注對方的動向,因此此刻灰衣人才剛剛張開口,便感到一道陰影籠罩了自己。

    他抬起頭來,看著半空中那道巨大的陰影,手上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褐色的目光之中,不由自主閃過一絲無奈的神色,他松開手,任由法杖從手心之間滑落,讓它‘咚’一聲滾落在地上。

    半空中,正是一頭無比巨大的龍形巨獸。

    “至高域……”

    “好吧,你們贏了……”

    灰衣人搖了搖頭,一道龍炎已從半空降下,將一切化為飛灰。

    兩臺希辛雙子同時黯淡下來,無力地垂下頭,半跪在地上。然后它們身上升起絲絲縷縷的煙霧,煙塵隨風而逝,最后蕩然無存——

    方鸻微微有些訝異地看著這一幕。

    他看了看自己伸出的左手,忍不回過頭去看了看身后那龍形巨獸,就在剛才那一剎那,他心念才一動,這臺龍騎士便好像主動與他產生了一種特殊的連接。

    毋須他下達操作的命令,對方便已遵照他的意志而行事,那不像是工匠操縱構裝體,倒更像是龍騎士對自己的龍魂下達命令。

    可他的龍魂明明是塔塔小姐——

    方鸻不由有些意外地看著那臺龍形巨獸,看著它閃爍著的冷光的精金外殼之下,一雙金色水晶瞳孔之中似乎蘊含著別樣的含義。

    方鸻恍惚了一下,才意識到那只是一臺龍騎士,而不是真正的黑暗巨龍。

    塔塔小姐的聲音這時才安靜地從他心靈之中響起:

    “龍后瑪格麗特,羅塔奧的三大王者型構裝之一,它體內有一副黑暗巨龍的骨骼,曾經是狂妄者霍恩的龍騎士。”

    “不過芬恩之災后,這臺構裝就一直塵封于塵世之廳的地下,其實我不應該把它召喚出來的,這可能會給你帶來麻煩,騎士先生。”

    她搖了搖頭,似乎不愿多談,只道:“但它是我所接觸過的,最富傳奇的龍騎士之一。”

    “之一?”

    妖精小姐這才看向剩下兩臺龍騎士,但并沒有開口。

    方鸻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半空中那是兩臺一模一樣的,佇劍而立的王者——只是外殼一黑一白,手中的魔導巨劍也各不相似。

    但方鸻卻聽到了塔塔心中的聲音:

    “我已經忘了在什么地方見過它們,只是記憶當中,它們應當來歷非凡。”

    這時一個聲音從兩人身后響起:

    “艾德。”

    方鸻趕忙回過頭去,才看到葉華從那個方向走了過來。

    葉華看了看正跪在地上一臉不可置信的Irs,“星以為蒼之輝會讓你在這個世界獲得無可匹敵的力量,但沒想到……不過你每一次真是有不可思議的幸運,所以彌雅究竟給了你一個什么樣的龍魂……我猜她自己都不一定清楚……”

    他一邊說,一邊忍不住搖了搖頭。

    方鸻看了看半空中的十臺龍騎士,自己都有一絲不可思議,他不由想到了彌雅交給自己的那支水晶匕首,那應當是一切的開端。

    他不由自主想到了那雙如詩如華的銀色眸子,與安靜的少女,雖然已經明白那只是自己一廂情愿的感情,但記憶之中的朦朧與柔軟仍存。

    他忍不住問道:“葉華大神,你認識彌雅小姐么?”

    “她?”葉華笑了:“有點迷迷糊糊的,經常丟三落四搞一些烏龍,我猜你的這個龍魂也是她一手弄出來的;不過外界對她的評價多半是一根筋,不然你猜她海之魔女的稱號是怎么來的?”

    “啊?”

    方鸻簡直聽得呆住了,他嚴重懷疑葉華和自己說的是兩個人,印象當中溫柔又可靠彌雅小姐,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

    迷迷糊糊?一根筋?

    怎么都不搭界好不好。

    這時魯伯特公主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她臉上還留著一些於傷,看了看兩人。方鸻這才從自己的妄想當中回過神來,看向這位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葉華也問候了一句。

    魯伯特公主搖了搖頭,聲音沙啞地說道:“葉華先生,艾德團長,主殿就近在眼前了。”

    事實也是如此,盲從者衛士早已倒了一地,非死即傷。灰衣人也化為飛灰,Irs跪在那個地方喃喃自語,好像失心瘋了一樣。

    何況即使沒有失心瘋,失去了自己的龍騎士之后,他在這個地方也沒有什么戰斗力了。

    方鸻甚至心想,對方干脆就是在裝瘋賣傻,免得自己殺了他。

    不過他其實也沒這個功夫去理會這個奧述人。

    遠處大殿之外,此刻出現了一排身穿長袍的盲從者。他們從大殿之中走出來,看到廣場之上這一幕,眼中也無不露出驚訝的目光。

    半空中這么多的龍騎士,是考林—伊休里安同盟還是星門港打上門來了?抑或是幾個大型公會的聯合,也只有它們,才派得出如此豪華的陣容。

    盲從者們彼此互視一眼,皆看到互相眼中的狂熱,他們立刻跪在地上,舉起雙手,仿佛在召喚什么。

    方鸻仿佛聽到了他們在祈禱的聲音,只是如此遠的距離,祈禱低沉連成一片,也聽不清楚祈禱的內容是什么。只是片刻之后,一個矮小的人影,從大殿之內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少女。

    而方鸻在看到對方的一剎那,便不由呆在了原地。

    而那一刻,祈禱的聲音猛然高亢了起來:

    “眾生,眾信與眾圣——”

    “至高無上的引路者,”

    “迷霧之中的燈塔。”

    “黑暗之海,與無聲低語之女,”

    “我神伊蓮,愿你的意志行于這地上。”

    無論是葉華還是大公主,那一刻皆怔立當場。

    方鸻看得清楚,那個少女的容貌,不是別人,正是阿菲法。

    ……

    妙書屋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