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是他!

    居然是他!

    張弛的心中怒火沖天,半天都沒有做聲,這是因為實在是太氣憤了。

    郭濤瑞看出了張弛的憤怒,他請示道:“老板,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是不是需要大面積進行反擊。”

    肯定不會再按兵不動,既然事情已經查清楚,知道是誰在暗中惡意掃貨并囤積野山參,張弛就準備對癥下藥。

    稍微想了想之后,張弛吩咐道:“將你帶來的人全部派出去,盡量高調,面向整個東北地區大量收購野山參。”

    郭濤瑞一陣驚愕,一直以來張弛都反對用高價進行收購。現在因為對方的惡意收購,整個東北地區的野山參價格已經翻了一倍都不止。

    這樣的價格大量吃進野山參,郭濤瑞知道公司將花費大量的財力,耗費大量的資金。

    且市面上的野山參五成以上已經被對方收購,就算是揮舞著鈔票估計收購上來的野山參也比較有限。

    看出郭濤瑞的不解,張弛解釋道:“當然不是要你們真正的去收購野山參,目前這么高的價格,我一支野山參都不想買進。”

    “你們要做的就是給別人制造一個假象,讓他們知道我們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目前正缺貨,正在四處著急的尋找貨源,想要高價買進市面上的野山參。”

    郭濤瑞明白了張弛的意思,心中一輕,他笑著道:“老板,您的手段真是太高明了,我們這么一做之后,對方肯定會上當,以為我們真的想將市面上剩下的那些野山參全部買進來呢。”

    張弛笑了起來,輕輕地拍了拍郭濤瑞的肩膀,叮囑道:“事不宜遲,你們趕快去行動吧,我聽你們的好消息。”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

    郭濤瑞馬上進行了一系列的安排,將他帶至東北地區的數十號人全部派了出去,一個不剩。

    很快,整個東北地區人參行業的人都知道了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目前缺貨,正想大量的買進野山參。

    這樣一來,整個市場水漲船高。

    野山參不是一天一個價,而是一小時一個價,價格快速攀升。

    一些藥材商人見有利可圖,他們也集中資金大量的吃進野山參,真怕速度慢了,有錢也買不到貨。

    市面上的野山參越來越少,價格越來越高,數倍于平時的價格都不止。

    …………

    圣康大藥房。

    包品章正在高興的聽著幾名手下的匯報,這幾天正是他集中了大量資金,并大肆掃貨,已經囤積了很多的野山參。

    他的一名手下匯報道:“包爺,到目前為止,國內市場上起碼有七成的野山參已經被我們買了下來,現在就算有錢也很難再買到野山參,因為整個市場都沒貨。”

    包品章哈哈笑了起來。

    他的另外一名手下匯報道:“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應該是真正的急了,從前兩天開始他們派出了大量的人四處想買野山參,不過,我估計根本就沒有買到多少。”

    “就算是后面兩天野山參的價格已經很高,我們還是毫不遲疑地通通買進,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估計連毛都沒有撈到一根。”

    聽到這樣的匯報,包品章臉上的得意之色更濃。

    不過他有一名手下還是提醒道:“包爺,這次我們動用了大量的資金,且兩三倍于甚至是數倍于市場價格買進這么多的野山參,我覺得壓力還是很大的。”

    包品章不屑的道:“你是不是擔心花這么多錢買下來的野山參會砸在我們自己手中,我明確的告訴你,肯定不會。”

    “現在最急的不是我們,而是沒有米下鍋的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他們一盒補肺丸就賣三千六,利潤這么高,馬上面臨沒有野山參入藥,可以想象,他們會急得團團轉。”

    說完包品章又得意的哈哈大笑。

    笑完之后,他信心十足的道:“你們不要有任何擔心,我估計用不了幾天張弛就會主動找上門來,他會求我們將野山參賣給他。”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再將價格加一倍甚至加兩倍,不但可以狠狠的賺上一大筆,而且我要他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允許我們康圣大藥房在東北地區也開神農堂大藥房的特許經營店。”

    看來包品章將后續的一切都已經想好了,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準備等著張弛求上門來。

    …………

    q市的人參文化節順利閉幕,張弛的最大收獲是已經和金大林簽署了協議,將來能夠從cx大量買進需要的野山參。

    另外,在人參文化節閉幕之后,張馳收到了馬奇明的邀請。

    在展會上的時候,張弛去了馬奇明他們的展位,并且和馬奇明相談甚歡。馬奇明知道張弛是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的老板,并知道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補肺丸需要野山參入藥。

    他想和張弛做生意,于是熱情地邀請張弛去他們的種植基地看一看。

    反正也不急這回去,張弛欣然答應了馬奇明的邀請。

    他們的種植基地距離q市并不遠,大約不到100公里的路程,位于長白山地區的腹地。

    在那里張弛呆了一天一晚,在馬奇明的親自陪同下,張弛看了很多地方。

    不但看了他們的大棚種植基地,也在馬奇明的帶領下走進深山老林,看了他們種植在山林中的人參。

    那些種植在山林中的人參都有編號,有專人管理,但不打農藥,也不施化肥。完全模擬野生狀態生長,到了一定的年限之后再進行采挖。

    馬奇明又一次向張弛推薦了他們種植在山林中的那種人參,并明確告訴張弛,這種半種植參他們什么年份的都可以提供。

    張弛在那里看完之后,沒有明確的答復馬奇明。

    因為用半種植參入藥代替純野山參,所做出來的補肺丸在療效上差距到底有多大,張馳目前還沒有底,需要回去之后試一試才知道。

    從馬奇明他們那里回來之后,張弛先回到h市。在h市呆了一天,主要看了鄭元元新開的幾家特許經營店,也聽了鄭元元的情況介紹。

    幾天的時間,鄭元元又新開了十幾家神農堂大藥房的特許經營店。

    在h市呆了一天之后,張弛終于回到了南江市。

    回來在第一件事就是親自做了幾料補肺丸,每一料200顆,一共1000多顆。

    這些補肺丸沒有用野山參入藥,而是用從東北地區帶回來的那種半種植參入藥。

    這些補肺丸做好之后,張馳聯系了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在南江市的幾家合作醫院,委托他們進行臨床試驗。

    這些補肺丸在包裝上和用野山參做出來的補肺丸有一定的區別。

    野山參做出來的補肺丸每一顆用金黃色的錫箔紙包裝,而用半種植參做出來的補肺丸則用銀色的錫箔紙包裝。

    張弛開始用這些補肺丸進行臨床試驗,主要是想看一看它們和用野山參做出來的補肺丸在療效上有多大的差距。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包品章一直在密切注意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的動靜,也在關注著張弛的行蹤。

    他見張弛回了南江市,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似乎也沒有什么異常。

    他隱隱的感覺到有一點不對勁,想了想之后派了幾名得力助手悄悄的前往南江市了解具體的情況。

    這一次,他將市面上七成的野山參全部買了下來,且價格比正常價格高兩三倍甚至數倍都不止,花費了他大量的資金。

    如果這些野山參砸在他的手里,將是一筆巨大的損失,他完全扛不起。

    又是幾天之后,他派出的那幾名手下終于從南江市回來了,但帶回來的消息對包品章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包爺,我們已經基本了解清楚,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暫時不會缺野山參,因為在他們的倉庫之中還有存貨,滿足一兩個月的生產需要完全沒有問題。”

    “我們還打聽到,神農堂藥業有限公司和cx的一位大藥材商人進行合作,可能會從cx買進野山參。”

    什么!

    包品章的臉色變了,哪里還有前幾天的那種得意之色。漸漸的,漸漸的,他的臉色陰沉的能掐出水來。

    傻子都知道,這次事情他徹底的搞砸了。

    想到這么多錢買回來的野山參可能會砸在手里,包品章焦急起來,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喃喃自語的道:“不行,必須想出對策才行。”

    想了很久,絞盡腦汁,他發現這件事情幾乎無解。

    因為這些野山參對他來說毫無用處,他不是做藥企的,完全用不著這些野山參來做原料。

    但要將這些野山參賣出去的話,數量這么大,一時半會也很難找到買家。就算找到買家,人家肯定也出不起價錢。

    包品章甚至不止一次的在心中想道,難道要厚著臉皮上門去求張弛,請求他買下這些野山參嗎?

    不行,不行……

    包品章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他覺得完全拉不下這個臉面。

    本來是幻想著張弛過來求他的,現在情況反轉,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

    今日三更,第三更送上。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