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老狐貍與小狐貍

    奈落爆發出的神邸之力,徹底將麥斯克僅存的一縷生命所湮滅,不僅如此,越來越多的亡靈被它吞入身體之中,而本身只有史詩階位的分身,在這時候竟然不斷攀升。

    不僅如此,從麥斯克那里吞噬到的神性也開始快速熔煉。

    這便是神邸與凡人之軀的區別。

    看一看格雅,只是吞噬了一縷神性,就變成了一個標準的神話生物,這是只有神話的外表,而沒有神話之力,但奈落卻不同,即便現在站在麥斯克面前的是一縷分身,但依舊能夠快速吞噬神之力,而收不到半點影響。

    “麥斯克,屬于你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在這之后會有新神代替你成為盜賊之神,你終將滅亡!”奈落現在完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望向麥斯克。

    反觀麥斯克現在也是一臉絕望,一雙慘白的瞳孔凝視在奈落的臉上,沉聲說道:“神之火永遠不會熄滅,我會想辦法重新回來,我發誓,到時候會完全轟破你的神國,將你徹底所毀滅!”

    仇恨的聲音,似乎就像是鋒利的長刀一般,在這層面中深深刻印下了痕跡。

    “不僅如此……”麥斯克拉長聲音,眸子就這樣鎖定在奈落臉上:“你自以為是掌控了一切,但殊不知這不過是災難的開始,不聽我的勸告,所有人都會死,或許不用我,再過一段時間,你同樣會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不要再廢話了!”

    奈落的耐心看樣子已經到達了臨界點,就在這時候,他怒喝一聲,渾身能量開始爆發,而那些死靈界也宛如受到了強烈吸力一般,無數亡靈從中鉆了出來,被對方吸食進了身體之中。

    而就在越來越多的亡靈被吞噬,死靈界都近乎枯竭,奈落的力量發揮到極致的時候,一縷漆黑,驟然從死靈界中鉆了出來。

    而在一旁,苦苦掙扎,完全沒有逃脫可能的麥斯克突然雙眼瞪大,用最后的聲音尖銳說道:“出現了!”

    “它出現了!”

    麥斯克現在異常瘋狂,這對于神邸來說,瘋狂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經到了祂這個級別,已經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不受到影響。

    但這時候,麥斯克似乎看到了什么令祂難以接受的存在,整個身體竟然如同篩子一般,抖動了起來。

    這便是擊殺麥斯克的兇手嗎?

    強敵在側,奈落將目光聚集在了對方身上,一雙猩紅的眸子似乎能穿透一切一般,鎖定在了那怪物的本體上面。

    奈落在看清之后,身體顯然也顫抖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道:“上古邪物,沙斯拉格特?這怎么可能,這種存在,不是在十幾個世紀以前已經被消滅了?”

    上古邪物:沙斯拉格特

    現如今,神邸是無數生命的統治者,如果說,有什么是神邸的敵人,那么沙斯拉格特無疑算是其中一個。

    對方擁有太多稱呼。

    萬物終結者,遠古元素之眼,那黑暗的神祗,忍耐者,靜候者,背負詛咒者,上古眾邪之父,萬惡之源,化身永恒黑暗者,諸世界之吞噬者,蔑視者與崩毀者。所有這些都只是對方所擁有的眾多名諱中一部分。一千年的時光,那黑暗神祗一直在等待,他蟄伏于現實的束縛之外。

    傳說黑暗主宰的起源深深埋藏在重重秘密之下。所有的信仰都對抗化身永恒黑暗者的信徒,即使是低聲默誦他的名字也被視為是莫大褻瀆。來自他的敵人們的緊張并非杞人憂天,因為即使眾神自己,無論善良或是邪惡的,都分享了恐怖的沙斯拉格特所喚起的深刻憂慮。

    原因很簡單:這烏黯之神的唯一愿望便是釋放出萬物的天性,毀滅眾神與凡人所締造的一切,擊碎諸位面,將一切離解回其原始狀態。沙斯拉格特冷漠無情的毀滅力量為一種匪夷所思的滅絕萬物,包括他自己的沖動所驅使。

    他以遠古元素之眼的姿態出現,聚集起大批令人不安的信眾,宣誓效忠于他們瘋狂的主宰復雜多元的天性,彼此戰斗,同時推進著他們的邪惡使命,釋放出一個神力,而他們只是模糊的意識到他的強大和邪惡。

    這是一個令遠古諸神都十分恐懼的一個對象,對方的實力已經超乎想像,記錄之中,最后一尊沙斯拉格特被封印在了不知名的宇宙之中,所有有關對方的記憶都被抹除,可即便如此,即便對方已經消失了十幾個世紀,但依舊有忠心耿耿的奴仆在等待著對方降臨,由此可見,對方的影響力,已經到了一個怎樣的層面!

    可怕的能量透過死靈界直接降臨在了這片土地上面。

    沙斯凝視著奈落,嘴角咧起,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我一路追尋麥斯克過來,一直都躲在一旁靜靜蟄伏,為的就是等到對方獻祭層面之后,自以為能夠復活,我在出現殺死對方。”

    “可是……你影響力了我的計劃。”

    沙斯望著奈落:“這種情況應該付出一些代價不是嗎?”

    話音剛落,沙斯的身體便消失在了原地,緊接著,宛如黑暗降臨一般,一股巨大的黑幕直接朝著奈落的身體籠罩了過去。

    奈落試圖逃跑,可祂的速度顯然不如這上古邪物快速,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被俘虜,成為了對方的俘獲的對象,就像是餓狼撲倒羊羔一般,后者根本沒有半點反應。

    “尸爆術!”奈落長嘯一聲,爆發出了真正屬于神邸的威嚴,這是一種達到了危險之極的恐怖力量在散發。

    薩魯曼同樣擅長尸爆術,但與奈落比起來,顯然有盈輝之光與日月爭輝的模樣,隨著奈落怒吼一聲,沙斯身后的死靈界竟然完全爆開,轟隆一聲,一股力量就沖垮在了沙斯的身上。

    沙斯也跟著長嘯一聲,但它顯然早就準備。

    上古邪物是能與神孽做比較的存在,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甚至可以說,沙斯傲世深淵的時候,奈落甚至還沒有誕生。

    但深淵中,論的永遠不是輩分,而是真正的實力!

    “小家伙,成為我的食物,幫助我走上最終的巔峰吧!”這一刻,卻見沙斯的身體忽然裂開,一股難以想象的吸力從身體中流淌出來,直接吸附在了奈落的身體上。

    “一轉眼,又過了無數年了!”沙斯嘆了一口氣,他回頭看了一眼氣息根本不強烈的麥斯克,充滿鄙視的說道:“我放你這個臭蟲走,可不是真的沒有發現你還活著,而是我清楚,你要短時間復原,到時候,一定會拼著命吞噬生命,可沒想到,即便記憶損失大半,但你的很辣程度依舊不遑多讓!”

    “你竟然試圖吞噬整個層面,只不過,你這個臭蟲挑選的地方,是如此的死寂,但我挑選的地方,但是你所處的神國之內!”

    麥斯克的身體在顫抖,雙眸似乎兩柄利刃,直接洞穿了沙斯的身體。

    “怎么?”沙斯無所謂的笑了一下:“你感到很吃驚嗎?不要露出這種表情,畢竟在吞噬你的時候,我已經找到了你神國的鑰匙,等我過去的時候,你的一些信徒甚至還過來試圖迎接,但它們哪里知曉,自己的主人已經更新換代,成為了我。”

    “我甚至現在都能回憶起那些可口的味道,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給我死吧!”

    “你在無視我的存在嗎?”

    所有神邸都是驕傲的存在,如果換成平日,奈落顯然不會這么動怒,但現在,明明是自己與沙斯在戰斗,但進行到一般,對方竟然將目光聚集在了麥斯克的身體上。

    這讓奈落心中的怒焰瞬間燃起,怒斥一聲,瞬間直接出手,轟隆,天地都跟著劇烈的搖晃起來,無數的風云跟著席卷,被洞穿,朝著搖晃席卷而來。

    死神的力量開始擴散,亡靈形成的爆炸,破除了沙斯一部分力量,這時候,奈落正是要從對方的弱點進行偷襲,一舉擊敗對方!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連喘氣都不敢,好像被一只大手給死死的箍住了脖頸一般,這是真正的神邸之戰,尋常生命根本無法觸及!

    在這種壓力面前,格雅變身成神話生物都變得遲疑了不少,而陳鋒一同感受大了強烈的壓迫,他也沒有想到,自己一次降臨,竟然會遇到這種情況。

    神邸之間的戰斗,往往比凡人更為可怕,哪怕是國與國之間的戰斗,國王死了就死了,損失的不過是一個國度而已,但是神邸一旦失敗,損失的卻是億萬信徒。

    而就在這時候,陳鋒忽然有所反應,他猛然向格雅看了過去,卻見一道無形的光芒直接貫穿在了對方的身體上,這時候,沙斯與奈落完全沉浸在戰斗之中,顯然沒有注意到眼前的一切。

    “人類!”

    陳鋒的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句聲音:“我真的沒有料到,竟然會被一名人類發現,這是我最后的機緣,我乃麥斯克,是之前的盜賊之神,我想要請求你,當作這一切沒有發生,等我真正復活的那一天,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

    奪舍!

    這是陳鋒腦海中最先想到的一個詞匯。

    無論是格雅還是深淵煉魔都被耍了,事實也是如此,它們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魔鬼,怎么可能與神邸做交易,麥斯克看似將神性寄托在了格雅的體內,但殊不知,那不過是麥斯克一部分的計劃。

    這簡直就是深淵版本的鵲巢鳩占。

    麥斯克將神性賜予格雅,讓自己的能量腐蝕了對方的身體,如果一切順利,就恢復自己的身體,也算是給予格雅一些報酬。

    但如果失敗……

    就像是現在,它先被奈落壓制,現在又被沙斯侮辱,已經完全沒有翻盤的機會,而格雅變成了獻祭的對象,直接從對方身體中開始復活。

    而現在,它的復活小心翼翼,但百密一疏,它還是忽視掉了在一旁與格雅戰斗的陳鋒。

    而現在,對方一張口,竟然還是對格雅的那番說辭。

    陳鋒試圖反擊,但還是沒有動手,而是嘴角咧起一絲笑容說道:“想要我保守秘密,好啊,你必須給我一些好處。”

    格雅的身體慢慢開始復原,原本長出的手臂與器官詭異消失,很顯然,它現在已經是麥斯克,而不是昔日愉悅魔格雅!

    神邸本無形!

    對于麥斯克而言,只要能夠活下來就好,根本不會在乎是不是男女這件事情。

    格雅的嘴角同樣在笑,它顯然已經料到了陳鋒的懇求,它聲音纖細說道:“你想要什么?”

    “轟隆!”

    話應剛落,上空奈落與沙斯的戰斗已經匯聚在了一起,可怕的能量讓方圓幾十里都處于毀滅狀態,而麥斯克原本的身軀就站在一旁,像是被束縛一般,無法挪動。

    但陳鋒卻也直到,麥斯克早已依靠神奇能力,轉移了自己的靈魂,這也應征了一句話,所有神邸都是老狐貍!

    在可怕的破壞力面前,周圍土地瞬間坍塌,蔓延出去數十里,這也還是彼此留手,若是彼此統統真身降臨,一瞬間的戰斗,層面就有可能化為虛無!

    沒錯,不單單是奈落,就連面前這名沙斯,同樣是用分身降臨在了這片土地上面,誰都怕在出走的時候,神國被偷襲,成為一片廢土。

    一個神國的構造,需要幾百年,甚至更久的時間才能建造完成。

    可想而知,為什么麥斯克在在聽到自己神國被毀滅之后,竟然會露出這幅悲痛欲絕的表情,所有的一切已經瓦解,不單單是神格,就連最忠誠的信徒也被吞噬,這時候的麥斯克簡直就是孤軍一人。

    “你想要什么?”

    上方是大佬的戰斗,而現在,陳鋒則與格雅,不,確切的說是麥斯克對視著,這一刻,麥斯克開口說道,詢問著陳鋒的要求。

    陳鋒指了指麥斯克的身體,開口說道:“我不要別的,畢竟你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剩余的東西,我想要的就在你身體上,我想要……神性!”

    “神性?”

    麥斯克凝視著陳鋒,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你確定自己要神性嗎?”

    陳鋒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道:“我確定!”

    說罷,麥斯克朝前走了一步,雙眸凝視在了陳鋒的身體上,似乎要洞穿對方的身體一般,雙眼都在這時候發出了一些光輝。

    這一刻,麥斯克的心中暗自嘆道:“雖然是一名人類,但對方的身體中卻蘊藏著難以想象的力量,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如果不知道的情況下,我甚至會誤認為對方也是一名神邸分身,相比這具爛身體,對方無疑更適合充當載體。”

    想到這里,麥斯克點點頭:“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給我保守秘密。”

    必要的演戲還是要有的。

    陳鋒同樣一副懵懂無知的模樣,開口說道:“我只要得到神性,我自然會保守秘密,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好!”

    麥斯克沉聲一句,然后手指點向前方,頓時一股無比純凈的力量將陳鋒所包裹,這一刻,陳鋒就像是觸電一般,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不僅如此,在陳鋒的視野之中,還出現在了許多幻覺,因為本身就有信仰之力,陳鋒能夠窺視不少的本質能量,因此這一刻,他直接看到了一張嗜血與瘋狂的面龐朝自己沖了過來,那骨能量試圖啃食自己的靈魂,只是一瞬間,就朝自己的本源之地鉆了過去。

    這便是麥斯克的邪念!

    如果換成普通史詩強者,根本毫無防備就會被腐蝕,但陳鋒早有準備,他緊咬牙關,然后一揮手,一個次元裂縫忽然在體內出現。

    【破損空間!】

    這是一個掉落的神國,機緣巧合被陳鋒所撿到,這一刻,他在體內召喚了破損空間,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中傳來,竟然直接將神性吞噬了進去。

    ()

    全本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