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八十章 納米蟲

    這幾天楚歌一直在探索戰斗納米機械的正確打開方式。

    他已經摸索出了至少兩種運用之道。

    第一種偏重防御,就是讓戰斗納米機械在他的五臟六腑還有血管骨骼上鋪開,形成一張薄如蟬翼的膜。

    這種給器官鍍膜的方法,可以極大提高臟腑的防御力,并且提升肌肉,血管和骨骼的強度,達到金鐘罩,鐵布衫,刀槍不入的神奇境界。

    第二種是直接將納米機械注入細胞核心,促使線粒體瞬間釋放十倍甚至百倍的能量,體現在外表上,就是令肌肉膨脹,血液流速加快,能轟出十倍甚至百倍的力量,當真如“十龍十象”加持,開山劈石,不在話下。

    還有第三種運用之道,也在吞噬獸的輔助下漸漸成形。

    那就是凝聚大量戰斗納米機械,讓他們像是液態金屬般順著毛孔滲透到體表,再凝固成各種形態的利刃或者鎧甲。

    換言之,只要楚歌吞噬足夠多的戰斗納米機械,將來就無需攜帶任何武器,至少冷兵器都可以隨心所欲從體內幻化出來。

    但楚歌并不滿足于此。

    現在不是古代,就算他真能分分鐘從體內召喚出一柄吹毛斷發的寶刀,或者凝聚出一副威風凜凜的鎧甲,面對敵人的飛機大炮,也沒有太多用武之地。

    如果他體內的納米機械能直接凝聚成槍械就好了。

    但這里有幾個難點。

    第一是槍械的結構非常復雜,即便是最簡單的手槍,也是由上百個部件組成,其中的彈簧等部件,不是很好凝聚,勉強用納米機械凝聚出來,也不容易保持強度和彈性。

    第二是槍械的擊發需要動力,通常是火藥什么的,但納米機械可以凝聚成類似金屬的物質,卻很難變成火藥之類的易燃易爆物。

    就算他聚精會神,勉強用納米機械造了一把槍出來,沒有火藥,也只是燒火棍而已。

    第三,槍械是依靠子彈來造成殺傷的,但子彈這玩意兒,一射出去就收不回來了,納米機械這么珍貴,楚歌可舍不得將他們當成普通子彈,一梭子統統干光了事。

    楚歌現在算是知道,為什么科幻電影里的液態金屬機器人,只能將肢體幻化成冷兵器來刺殺目標,而不是簡單粗暴把自己變成一顆炸彈了。

    不是不想,實在辦不到啊!

    好在,楚歌在紅盔基地還有非常協會,都接觸過足夠多結構還算簡單,又可回收的小型高科技設備。

    吞噬獸也足夠給力,能根據楚歌腦海中生成的“圖紙”,向納米機械下達指令,命令納米機械拼湊成這些小型設備。

    雖然不能直接應用于戰斗,但楚歌的目的,原本也不是單槍匹馬殺光天人組織的所有人,而是弄到更多“龍象壯骨丹”,并想辦法刺探關鍵情報。

    于是,楚歌裝出不堪折磨的模樣,蜷縮在角落里,腦袋掩在手臂下面,開始了第一次真正的試探。

    “納米機械,啟動!”

    楚歌召喚體內的戰斗納米機械。

    這支由無數肉眼無法看到,比細菌還小的微粒組成的大軍,立刻順著血管,朝他的面部涌去。

    隨后,吞噬獸又將楚歌腦海中浮現出來的圖紙,分解成無數指令,化作神經電流,輸入到納米機械中。

    很快,楚歌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他的左側鼻孔不自然地腫脹和膨大。

    一條擁有黑水晶質感,晶瑩剔透的小蟲子,從他的鼻孔里鉆了出來。

    和被激活后的龍象壯骨丹一模一樣,只是抹除了天人組織植入它體內的命令,完全受到楚歌的控制。

    楚歌選擇的角度恰到好處。

    正是四枚隱藏在暗處的監控探頭的死角。

    就算會隱形的蜥蜴人史蘭蹲在牢房里,也不可能看到楚歌鼻孔里的古怪。

    “就是這玩意兒……”

    楚歌仔細端詳著黑水晶般的小蟲子。

    因為怕被敵人發現,他也是第一次嘗試著召喚納米機械,浮出身體表面,甚至脫離和身體的連接。

    納米蟲剛剛從他的鼻孔中滑出,因為失去血管和神經的接駁,頓時像是死掉一樣僵硬不動。

    不過,楚歌可是掌握著將震驚能量釋放到體外,形成“虛擬神經”的超能力。

    他立刻放出幾條虛擬神經,如看不見的金色絲線般,一圈圈纏繞住了納米蟲。

    納米蟲微微一顫,表面綻放出了異樣的光澤,再次恢復活力。

    而且楚歌的腦海中,也出現了另一片視界,聽到了另一個角度的聲音。

    那就好像納米蟲變成了他的小小分身,和他共享視野。

    楚歌非常熟悉這種感覺。

    操縱納米蟲比操縱無人機或者遙控履帶機器人要簡單得多。

    事實上,納米蟲原本就是吞噬獸結合了楚歌提供的幾十種無人機還有履帶式機器人的設計圖紙,優化制造出來的。

    楚歌又施展移魂者的手段,將一縷魂魄封印到納米蟲里,自然如臂使指。

    當然,這也離不開納米機械本身的玄妙,才能制造出這么適合滲透偵察的神兵利器。

    “按照修仙界的說法,這就是所謂的‘法寶’了吧?”

    楚歌心中感嘆,“怪不得修仙界那些連九年制義務教育都沒上過的大老粗,卻能煉制出千變萬化,神通廣大的法寶,并且進行各種精妙絕倫的操作。”

    原來,法寶根本不是“煉制”出來的。

    而是用納米機械“拼湊”出來的。

    所謂“煉器”的過程,和小朋友用樂高積木搭玩具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而且搭建完成之后,還自帶傻瓜式操作模式。

    這就是以修仙界原始的社會形態和落后的生產方式,可以誕生強大文明的原因。

    歸根結底,前人留給修仙界的饋贈實在太豐厚,豐厚到隨便搭搭樂高都能混日子的程度。

    當然,這不是楚歌現在該思考的問題。

    楚歌收攝心神,操縱著納米蟲,一拱一拱向外爬去。

    爬了一會兒,覺得這樣太費力而自己也太蠢笨,雖然取了個代號叫“納米蟲”,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蟲子,而是可以隨時變形的液態金屬啊!

    楚歌摸索著納米蟲的正確行動方式。

    很快,納米蟲癱軟下去,像是融化成了一灘粘稠的液體,并且在無形的威風吹拂下,飛快向前滾動。

    吞噬獸在幫楚歌改進設計圖的時候,吸收了一些光學隱形的特殊結構。

    納米蟲的表面光滑如鏡,隨時反射光線,根據環境不同,好像變色龍一樣,能完美融入四周環境。

    再加上它的體積極小,即便融化成一灘黏液,比水滴也大不了多少。

    而且這處叢林基地修建得非常簡陋,到處是縫隙,漏洞甚至蛇蟲鼠蟻。

    再加上大兵壓境,天人組織的武裝分子們不是在準備最后的搏殺,就是急匆匆打包準備撤離,兵荒馬亂之時,誰也沒工夫去留意墻角一顆隱形的水珠。

    納米蟲很快鉆出牢房,滾過長長的甬道,來到實驗室的門口。

    楚歌操縱著納米蟲,并沒有在這里停留太久,而是直接繞了過去,試圖繞到實驗室的后方。

    他在進行實驗時,注意到實驗室有前后兩扇門,他是從前門被推進去的,而細菌博士卻是從后門進來的。

    那里應該有一座倉庫,存放珍貴的實驗原材料,還應該有幾間加護病房,關押重要的實驗體。

    如果楚歌沒有猜錯,倉庫和加護病房應該還有別的出入口,而不是從這條直通牢房的走廊進出。

    很快,七彎八繞之后,楚歌就通過納米蟲,看到一臺大型冷凍壓縮機。

    這種工業設備,通常是冷凍倉庫專用,偶爾也可以用來為大型建筑提供恒溫服務。

    楚歌知道自己找對了地方。

    心念一動,納米蟲再度化作更加稀薄的黏液,直接從冷凍壓縮機的散熱格柵里面滲透進去。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