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天上天下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天極廢!

    太寧天尊的眼前,世間一切的本相在此時被揭開,尤其是那些所謂的“天祖”。

    雖然這些東西事實上和真正的“天祖”并不相同。

    “自稱天祖的天祖,事實上并不是真正衍化的天祖,聽起來有些繞口,不過逆在宋野上取得的那個……確實是真正無缺的天祖。”

    “天之祖先,祖者,浮游乎萬物之祖,為一切之先。”

    太乙天尊的手掌撕碎了帷幕,無數天人的輪廓被拂散掃凈,大片的塵埃緩緩落下,乾坤之上,寂靜無聲。

    只持續了一個頃刻,但似乎又經歷了數個大衍般漫長!

    太寧天尊不斷的環顧四周,太乙天尊的身影遼遠,站在距離他極遠的地方。

    但就在剛剛,他們兩人還廝殺的不可開交,怎么此時距離瞬間就拉開了?

    他看不破這片蒙昧,同時也更不愿意承認,世間居然還有連天尊都難以看破的存在與現象!

    “你看不破是正常的。”

    太乙天尊的聲音傳過來了。

    太寧天尊沉聲呵問:“這是你施展的法術嗎!要以此向我耀武揚威嗎!”

    “太乙!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低頭嗎!”

    他認為這是太乙布置出的情況,此時必然是為了遏制他,甚至有可能就是清靜衍化出來的妄境!

    不是太易天尊說,太乙已經掌握了妄境嗎!

    他對付世間第二大妖時,不過是略施手段就把那個至尊困在妄境之內,難以清醒半點。

    肯定是這樣了。

    雖然說天尊是過去未來皆可查看,但是同等級的對手,同樣是天尊,自然是堪不破的。

    太寧天尊持矛而立,氣勢逐漸浩瀚起來,一掃之前的頹然與迷茫。

    想要用妄境鎮壓自己?

    開什么玩笑!

    太乙天尊緩緩開口:“不是我的手段……你居然不明白……”

    他指著太寧手中的矛,是那【太始之一】:“這是一,一從道來,不可分割,故而這就是它的本相,但沒有本質。”

    “有形而無質,介乎于有無之間。”

    “那些東西……它們的完成度比這個更低……它們不是太始,不是太初,不是太無,不是太虛,不是太淵,不是太素,不是太易,不是太極……”

    “這些東西難以給出一個定論,姑且先叫它們‘太靈’好了。”

    太寧天尊皺著眉頭:“你怕不時沒有辦法對付我這長矛,所以編造了一處大妄來蒙騙于我!”

    “什么太靈!出乎于世間之前的靈性嗎!古初無物,何來靈性!”

    太乙天尊托著金劍:“古初無物,萬象自三天尊始,過去未來自無名者始,無名者自道而始。”

    “無名者便是太靈,或者說……天祖那種東西,包括這些太靈,都是仿造,在復制無名者。”

    太寧天尊一愣,隨后開始生出震驚。

    什么叫做在復制無名者?

    那也是可以復制的嗎!

    如果有人在做這種事情,那又究竟是誰!

    先天三尊?不可能!太易天尊?他應該沒有這種本事!

    “在鴻洞深處,這些東西處于‘無存狀態’,意思是世間不會有存在這種東西的地方……”

    “這和無何有之鄉中的樹是一樣的。”

    “不是任何人在復制,而是這個天地,或者說,道在復制。”

    太乙天尊的眼中光芒閃爍:“無名者的記憶,這些東西也是碎片,所以超越了過去未來而存在,更是這個世間維系不可或缺的力量。”

    “但是天尊以下,看不到它們,如果說太始是完整的一,那么它們就只是一的一半。”

    “從表面上來看,一的一半還是一,但從實質上講,那是根本不同的結果。”

    “在虛無明冥之間聽聞與見證,太寧,此時你是否感覺,如置身于神話之中呢?”

    太乙救苦天尊見證四周的一切,他此時了解到,感覺到了,那個巨大的圓環,同樣,歲月光陰之中充斥著這些太靈,它們是無名者得記憶碎片,但卻都是后來記錄的,沒有什么用的東西。

    然而對于當世眾生來說,它們依舊是極其厲害的,極其強大的一種浮游力量。

    是它們介入了創世之始,構筑了世間的根本源氣!

    這些嘰嘰喳喳如麻雀一樣的太靈們!

    它們是萬物眾生的祖先!

    它們想要重鑄無名者,但是衍化過頭了,并且存在于鴻洞之中而不能顯化,它們又像是眾生的記憶一樣,記錄了很多的東西,它們沒有自我意識,但卻擁有念頭這種東西。

    或許這就是世間的真正模樣!

    正像是無數韶華連接起來而成就的模樣!

    “感謝你讓我看到它們,這樣一來對于舊鄉的認知,或許對于推開那扇門有了更多的幫助。”

    太乙救苦天尊驚嘆:“這就是起源!是世間萬象森羅的起源!”

    如是的權柄給予了太乙天尊很多便利,他也未曾想到,居然孟在有形無形,有質無質之間看到這些東西!

    無名者的記憶定格了,但是世間的一切就從此時開始了!

    何等偉大,何等不可思議!

    道與空無的變化,這就是一切的根!

    “或許我知道了不得了的東西……道境就是一有,而無卻不僅僅只有五個!”

    “無名者或許并不是無名,傳說他是給自己取名之后逝去,但事實上,它很可能只是找回了他丟失的‘名字’!”

    “無名者本來就是一有,是道境!他或許根本不是無境!”

    “世間的有無起源……兩種至高不可揣摩,莫測難明的概念!”

    太乙天尊此時就像是解決了困擾多年數學題的孩子,他很興奮,同時似乎感覺自己見到了不一樣的天地!

    他的心境逐漸開始升華,就差一點點薄膜,就可以進入“吾喪我”之境了!

    太乙轉頭看向太寧。

    一切太靈們都被驅散,歸于無形虛明之后。

    【太始之一】向太乙殺來!

    虛無明冥之世一片靜默。

    金劍未動。

    太乙天尊身前,【太始之一】突然停下。

    太寧天尊未曾回神,只見得太乙輕輕按壓矛尖。

    這是第三次了,同樣,也是最后一次。

    太寧天尊的身體猛然一顫,他所掌握的鴻天之名在此時消散,而神矛也在剎那化為虛無!

    “鴻天是一個契機,是呼喚太始之一的媒介,這個兵器本相如此,無法歸還于道,既然這樣,我就只能走另外一條路。”

    太乙天尊道:“鴻天寂靜,使有形歸于無形,如此太始亦自歸無形,我不允許,便不得出,如是而已。”

    太寧天尊站立在原地。

    太乙天尊向他打了一掌。

    ……

    “轟隆——!!!”

    大羅天頂,密密麻麻的陣紋崩塌,太寧天尊的怒吼從天而降,使得大羅陷落,直讓鴻荒五裂!

    歲月的神火從天散落,光陰的黑水化為滂沱暴雨,洗練羅天!

    ————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復,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

    ——《淮南子?覽冥訓》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