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三十四章 離道場

    對于有人要主動挨錘的這個想法,莫河最終還是沒有答應,原因非常的簡單,莫河害怕自己收不住手。

    處在還真階段,要是一般的玄仙也就罷了,可莫河所掌握的手段之中,可是有那種能夠一擊必殺,就連真靈都留不下來的手段。

    要是真打起來,自己一時上火,控制不住自己,施展出了星光神水,那么玩笑就開大了,到時候哪怕有個理由,莫河也無法為自己開脫,就連他自己估計也會后悔。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可能連自己都會后悔的結果,莫河就只能再一次拒絕了這位石道友的邀戰。

    在莫河再一次拒絕了對方之后,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莫河發現這位石道友,似乎是沒有繼續向自己邀戰的興趣,甚至是連和自己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在接下來的幾天之中,對方根本沒有和自己說過一句話。

    這種結果莫河也沒有在意,他所受到的唯一影響,就是沒有辦法再經常向對方詢問一下自己的狀態,以便于自我警醒。

    新的道場的完善,在經過了對方的提醒之后,莫河就沒有在這上面多花時間,刻意的忍住了自己和這方面有關的欲望。

    這段時間,莫河又重新恢復了自己的修煉,只是他忍住了繼續研究提升自己對敵手段的想法,以避免自己把這個新的道場又給毀掉,最重要的是把自己也給玩死。

    不能繼續提升自己的手段,莫河每天修煉的內容,除了提高自己本身的修為外,就是繼續細細的領悟天地規則和道韻,這對現在的他來說,是非常具有優勢的。

    在融合天地法相的過程中,莫河對于天地規則的運轉,以及自己所修之道的道韻,感應的都非常的清晰,主修之道,莫河感覺都不需要自己繼續加深領悟,所以他把主要的精力,放到了自己所輔修的道上。

    莫河現在很慶幸自己當初的預感,在自己能夠察覺天地規則運轉的時候,沒有選擇領悟太多的道,而是只輔修了星辰之道、風之道和空間之道。

    如果他當時貪得無厭,領悟了許多其他的道的話,那他目前在融合天地法相的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絕對是現在的數倍。

    對于自己輔修的道,莫河先將主要的精力集中在了空間之道上。

    對于空間之道的領悟,莫河主要是在煉制陣圖的時候去刻意學習的,當然,哪怕不學習陣圖,莫河可能也會學習空間之道,因為這幾乎是每一個金仙境界的強者,都會學習掌握的東西。

    莫河迄今為止遇到的金仙強者,除了他們強大的實力之外,給莫河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有他們通過空間手段,在天地之間來去自如的景象。

    對于金仙強者所具備的空間手段,莫河一直感到頗為佩服,同時也很想擁有這樣的手段,那樣的話,他要去什么地方,就會變得非常的方便,莫河現在參悟空間之道,就是想提早學會這種手段。

    每一位金仙境界的強者,各自所走的道路肯定是不同的,絕對有一些金仙強者,他們所走的道路之中,完全沒有涉及到空間之道,可偏偏他們能夠在空間之中來去自如,這就說明這種來去自如的空間手段,其實并不是很困難,哪怕沒有修行空間之道的金仙,也能夠輕易的掌握。

    莫河覺得,這種空間手段,其根本可能在于天地規則,所以幾乎所有的金仙強者,才都能夠掌握這樣的手段。

    沉下心來,莫河開始繼續參悟空間之道,同時也在學習如何通過天地規則的運轉,讓自己能夠達到金仙強者那種能夠自由來去的空間手段。

    處在還真階段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想法特別多,膽子也特別的大,加上天地法相的融合,對于天地規則的洞察非常的清晰,莫河在真正的參悟起這種手段之后,很快就有了進展。

    而他的這些進展,都被在他到場之中的那位石道友看在眼中。

    自從再一次向莫河邀戰被拒絕后,他沒有繼續和莫河接觸,兩人同在一個道場之中,但卻完全不打交道,不過,莫河的一舉一動,卻全都被他看在眼中,尤其是莫河是研究金仙強者那種能夠任意來去的空間手段之后。

    剛開始的時候,他發現莫河只是在參悟空間之道,除了洞悉天地間空間規則的運轉之外,就是領悟空間之道的道韻。

    后來又過了幾天,他發現莫河開始做一些嘗試了,他將一些樹葉石子,通過空間手段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這樣的手段也是不足為奇,哪怕是沒領悟空間之道的他,做起來也是輕而易舉的。

    接下來又過了幾天,這位石道友發現,莫河開始不斷的在自己的身邊打開空間門戶,所用的手段是通冥術,這就讓他一下的警惕起來,生怕莫河通過通冥術,突然間前往了冥土,那他來這里就有些失職了。

    幸好,莫河并沒有這樣子,他只是打開了通往冥土的通道,并沒有進入其中。

    在施展了通冥術之后,又是幾天時間,他發現莫河仍然在不斷的打開一道道空間門戶,不過這一次,已經不再是施展通冥術了,而是猶如那些金仙強者一般,打開一道空間裂縫,瞬間就可以去很遠的地方。

    莫河的身影就在他的目光之下,進入了一道空間裂縫之中,又在他心中剛升起一絲焦急的時候,突然間又打開了一道空間裂縫回來。

    “他成功了,在修為達到金仙境界之前,他竟然掌握了這種手段!”看著快速往返了一番的莫河,這位仙庭來的石道友,心里第一次感到震動。

    之前他向莫河幾次邀戰被拒絕,心中雖然沒有看輕莫河,可對于莫河戰力的評價,還是不可避免的降低了一些,但這幾天時間,親眼見識了莫河的這一番作為之后,他對于莫河的實力和天賦,都有了一絲認知。

    憑著這一次認知,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莫河的對手,但他原本已經淡了的一絲想和莫河交手的戰意,卻再次變得強烈起來。

    他從來就不是那種同階無敵的仙人,但他卻是那種從不畏懼失敗的仙人,失敗對他來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沒有挑戰的勇氣。

    正當他準備再次向莫河邀戰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剛回到道場之中不久的莫河,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猛然之間變得狂暴起來,充滿了攻擊性,臉色也變得非常的難看。

    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這個時候,卻立刻來到了莫河的身邊,結果還不等他開口,就聽到莫河說道。

    “石道友,我的弟子有難,我現在要去救他,得去一趟星空之中,你可以先回仙庭去!”

    莫河再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之中蘊含著隱藏不住的怒意,但是他的理智還是繃緊了一根弦,讓他沒有徹底的陷入暴怒的狀態。

    “你的弟子有難?莫道友,謹守心神,不要讓道心失守!”在莫河身旁的這位石道友聞言,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莫河受到的影響又深了一些,很可能陷入到了回憶或者幻覺之中,否則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這幾天一直和莫河待在一起,也就剛才一瞬,莫河突然間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但也就只是一瞬間而已。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莫河要如何知道,他的弟子有難,又如何能夠知道,他的弟子在星空之中?

    莫河現在可沒有時間向他解釋這些,況且他說的話也說不太清楚,他知道無憂有難,當然是因為他的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就在剛才,莫河通過自己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清晰的得到的反饋的信息,讓他知道無憂有難,甚至也知道,無憂就在星空中。

    沒辦法跟這位石道友解釋,莫河索性也不打算向他解釋,直接就準備離開,可這時候,對方如何能夠讓莫河離開,他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看著莫河的,就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莫道友清醒一些,不要被幻想或者回憶沖昏了頭腦!”這位石道友直接大聲的喊道。

    他的聲音宛若是驚雷炸響,其中帶著一股能夠震懾心靈的力量,企圖用這樣的方式來驚醒莫河。

    可他這樣的方式,對于莫河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的用處,只是讓莫河怒火稍微清醒了一點,但他還是準備立刻去救無憂。

    揮手打開一道空間裂縫,莫河想要竄入其中的時候,那位石道友身上直接蒙上了一層土黃色的光芒,整個人如同一座山峰一般,擋在了莫河的面前,試圖要攔住莫河的去路。

    莫河腳步不停,身上也同時亮起了一層青藍色的光芒,然后直接向著對方撞了過去。

    兩人的肩膀撞在了一起,周圍的空間在這一瞬間也晃動了一下,結果那位石道友,只覺得在一瞬間,自己好像成了大海之中的一座孤峰,被茫茫的海浪拍打著,突然有一道驚天大浪襲來,直接就將他淹沒了,并且將他整個人推向了遠方。

    他的身軀在一瞬間,直接就被莫河撞飛了出去,向著側面倒飛了數十米,這才停了下來,而此時的莫河,已經進入了空間裂縫之中,身形消失不見了。

    “糟了!”看著消失不見的莫河,他的臉色立即變得非常難看,然后立刻從身上拿出了一件東西,開始聯系起仙庭那邊。

    他知道這件事情自己辦砸了,在莫河沒有出事之前,他必須告訴仙庭的高手這個消息,讓他們把莫河帶回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