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天魔拜道 四、一袖星斗,滿腹離殤(五)

    王崇心底暗暗忖道:“修行之事,哪里有瞻前顧后?殺了劉斐也就殺了,這種四代弟子的命,也不甚值錢。就算出了事兒,我也認命,何況未必出事……”

    一拂袖袍,他也回轉洞府去了。

    劉斐去跟天音子覆命,把王崇用紅線劍嚇唬自己的事兒,加油添醋說了一遍。

    天音子雖然護短,但究竟找不到王崇的錯處,只能打發這個徒兒回去休息。

    劉斐告狀不成,怏怏回了自己的洞府。

    他的洞府在南邊山壁上,遠不如天音子,王崇等人所居,只有五十步見方。

    他心頭忿忿,只有妒恨,恨不得找機會,立時把“唐驚羽”這個小東西殺了,碎尸數段。

    “憑什么!這個小王八蛋,只是運氣好,拜師了令蘇爾門下,就有機會做三代掌教?”

    “我修行道法在四代弟子中,僅次于二三人而已,又是天音子師父門下最得寵的弟子。按照規矩,正應該我師父做三代掌教,我便是四代掌教……”

    “我恨,我恨,我恨……”

    “那個小王八蛋,居然還有一套飛劍,我憑什么就沒有?若是師父肯傳我煉罡煞法門,最多一二十年,我何嘗不能道入天罡?憑什么就不能得一套飛劍?”

    劉斐開始還只是心頭如此想,也不知道何時,就大聲嘶吼起來。

    洞府只有他一人,所以也無人提醒,劉斐自己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異狀。

    他每一次情緒波動,臉上都會長處許多宛如觸須的東西,甚至蓋過了口鼻,每一次大吼大叫,這些觸須都輕輕顫抖,詭異非常。

    劉斐直到吼叫的身心俱疲,偶然一抹臉,這才臉色駭然,覺察到了自己的異狀,他急忙撲到一面銅鏡前,只望了一眼,就長聲的驚叫。

    劉斐腦子混亂,根本不知發生了什么,他雙手顫抖,臉上也有許多東西顫抖,心頭越來越是恐慌,大叫一聲,沖出了洞府,直奔西山壁。

    劉斐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去求師父天音子救命。

    他把一身本領都施展開來,狂奔到了西山壁下,攀援而上,到了天音子的洞府外,不等通秉就闖了進去。

    天音子的洞府,可是有好些隨侍的小沙彌和仆從,驟然見到一個“怪物”闖入進來,都驚叫起來,甚至有人扔出兩個“暗器”,打向了劉斐。

    劉斐取出了玄羅扇,催動了飛云轉月罡,撲飛了兩件暗器,狂叫道:“師父!師父!救命,救我……”

    天音子正在打坐,思忖明日的三脈斗劍,忽然見到一個滿臉生出肉觸須,口呼師父的怪物,也是心頭凜然。

    天音子被闖入洞府的劉斐,嚇的直接就跳了起來。

    他身為毒龍寺三代首席大弟子,修為不凡,眼光見識也不差,只是一眼就認出來,這個“怪物”是自家徒兒,更認得出來,劉斐已經被天魔附身。

    “不能讓他近身!”

    天音子第一個念頭,當然不是救徒兒,被天魔附身之輩,已經化為魔物,休說天音子,就算是他師父紅葉禪師“復生”,也救不了。

    天音子更怕自己也被天魔所染,出手就是一道劍光。

    劉斐慌亂撲向自己師父,想要求師父救命,哪里料到,迎接自己的卻是一道劍光!

    天音子劍光一起,斬了劉斐,把這個徒兒腰劈為兩段,隨手一圈,就有一道禁制飛出,把劉斐的尸身圈禁,他喝道:“莫要過來,這是魔物,一旦沾染,誰也救不得。”

    被斬殺兩段的劉斐,身子兀自在扭動,就好像兩段身子都活了過來,詭異莫名。

    此時也有人認出來,這個滿臉肉觸須,被天音子老爺斬成兩段,兩截的身子,還能分別蠕動的怪物是劉斐劉公子,畢竟玄羅扇是個信物,但又有何人敢接近?

    天音子也是有些慌亂,他也就是大衍境的修為,也怕遭遇魔頭,廢了一身修為。

    這位紅葉禪師首徒,抬手處,就是一團雷火打下,他連洞府都不打算要了,一面喝令所有人離開,自己也駕馭劍光飛出洞府外。

    一面狂轟不休,用數十團雷火,把劉斐兩截尸身轟成飛灰,連自己的洞府都轟塌了,這才罷手。

    天音子心有余悸,暗暗忖道:“這卻是怎么一回事兒?”

    “劉斐怎么就被天魔所染?難道他偷學了魔門的功法?是了!必然是上次他出山去,結交了魔門的人物,偷學了魔門的邪法,私自修煉,結果練出了岔子……被天魔所算!”

    天音子一時間,也想不到劉斐惹怒了王崇,被王崇暗算,只能想到劉斐做人不檢點,結交魔門人物頭上去。

    天音子出手,轟塌了自己的洞府,早就把西山壁上居住的毒龍寺三代弟子都驚動了,好些人飛出洞府,見到天音子,都急忙問道:“大師兄,出了什么事兒?”

    天音子強自鎮定,喝道:“是劉斐那蠢貨,在外面偷學了魔門邪法,心智被魔頭所奪,倒行逆施,居然要暗害我,給我以飛劍斬之,又復以雷法轟滅了魔靈。”

    天音子在毒龍寺一脈,三代弟子中威望極高,故而這些說辭,頓時讓所有人都相信了。

    毒龍寺一脈,也都是正經的修士,如何不知道魔頭的厲害?

    五龍子忿忿的罵道:“劉斐這廝,越發的不成話了,居然勾結魔門,還偷學魔門邪法。虧得我還十分看重他,以為這混賬東西,日后能夠接掌大師兄衣缽。”

    黑山上人亦是滿臉怒容,陪著師兄,罵了好幾句劉斐。

    紅葉禪師門下,八大弟子修為有高有低,五龍子和黑山上人都不過才天罡境的修為,是修為最差的兩人,早就投靠了天音子,故而極力表現。

    天音子也有些心灰意冷,他還真有過思忖,如果劉斐肯努力修行,一旦突破胎元之境,成為天罡境的修士,未嘗也不能提拔一番。

    哪里料得到,這個徒兒如此的不爭氣,不知道哪里學了魔門邪法,還修行至走火入魔,為魔頭奪了身軀。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