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風流今在此,萬里揚名莫放休 三零六、滾滾紅塵破境心

    王崇急忙跟應揚說道“道兄且去下方的村子里,查看有無人受傷,我去收拾那頭魔物。”

    韓嫣也說道“應揚師兄,你且去村子里,我跟白勝去。”

    應揚有些摸不著頭腦,心道“我也沒想過,跟你們爭這種事兒啊!”

    他也想不透王崇,韓嫣和黑風雙煞的關系,畢竟四人曾一起對敵,但既然人都給玄葉殺了,應揚也懶得多事兒。

    何況王崇和韓嫣,也算是救過他一次。

    應揚拱了拱手,飄然去了。

    王崇急忙按落遁光,落在地上,卻見到遍地金蓮花開,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氣。

    韓嫣也捏了一朵天邪金蓮,過得片刻,笑吟吟的說道“虧得玄葉師伯,斬滅了玄陰魔魈的生機,不然我還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煉化這頭魔物。”

    韓嫣玉手一抖,被玄葉斬成了兩段的玄陰魔魈,兩截尸身一合,卻再也沒有原來的兇戾,宛如小狗一般,蹲在地上,嗚嗚的叫喚。

    玄葉那一劍,斬滅了玄陰魔魈的魔識,這頭魔物生機盡滅,但卻恰好等若幫了韓嫣,韓嫣借助天邪金蓮,給這頭魔物重組魔識。

    原本屬于玄陰魔魈的魔識,涓滴不存,如今這頭魔物的識海內,都是韓嫣“賜予”的全新記憶。

    這其實已經等若“起死回生”了。

    重生的玄陰魔魈,只記得韓嫣是它的主人,把它從小養大,自己須得忠心不二,以韓嫣的生死為生死,豁出性命去保護。

    王崇嘆了口氣,他本來還想保住黑風雙煞的記憶,但玄葉威風太甚,斬滅了兩人的識海,所以看起來就像是死了,實際上也是真的死了。

    天邪金蓮重組意識,已經不是原來,等若兩個全新的生命。

    王崇也取出了天邪金蓮,被斬滅元神的魔尸寧一古和喪尸董山,又復重新站了起來,只是渾渾噩噩,眼神渾濁,已經宛如行尸走肉。

    王崇隨手一指,把兩頭小畜送回去小篁蛇體內的黑風洞。

    這兩頭魔門大佬,非得修養一些時候,不能再用了。

    韓嫣扣指一彈,給玄陰魔魈下了一個命令,這頭魔魈掉頭遁入地下,直奔玄霜洞而去。

    王崇忽然想起一事,叫道“怎沒有把那口玄陰劍取來?”

    韓嫣笑吟吟的說道“莫要小氣,這口玄陰劍,就給我的小畜玩玩吧。你又不缺飛劍,等你須得此劍,賜予門徒,小妾,我就還你。”

    王崇也沒有跟韓嫣爭執,只是淡淡一笑,說道“一口飛劍倒也不算什么。只是……你以后真就是我的夫人了嗎?”

    韓嫣微微萬福,柔聲款款的答道“補天韓嫣,見過夫君。”

    王崇一抖衣袖,御劍直沖九霄,留下一句話,對韓嫣說道“我去追玄葉師伯,你去打發了成九姑,不要說這邊的事兒,就跟我一起來罷。”

    王崇從始至終,也沒想過再見應揚,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出手,殺了這位“命中注定”的大敵。

    王崇劍光再迅速,也不可能追上玄葉,他也并未有真的去追玄葉。

    他又不是什么小霹靂白勝,難道還真去加入峨眉南宗?

    沒得吞海玄宗的門人,演慶真君的弟子不做,去加入峨眉南宗這等沒前途的門派作甚?

    王崇就是忽然有些氣悶,找了個借口,甩脫了韓嫣,想要一個人散散心。

    他劍光任意行止,飛不多遠,忽然見得下方甚是熟悉,便把劍光按落,信馬由韁,走了沒多幾步,就看到了一座寺廟。

    “這是紅葉寺?”

    王崇心頭微微沉吟,沒有進入寺中,畢竟他身份尷尬。清月大師早就把紅葉寺重新翻建,再沒有當初被一群旁門散修糟蹋的模樣。

    只是這座小廟,仍舊不甚宏偉,只是青磚紅瓦,甚是雅致。

    王崇想起來當年,自己就是在紅葉寺學了七二煉形術,從低奠定一身道基。

    若是沒有意外,他只怕早就是毒龍寺的真傳弟子了,如今鐵犁老祖,紅葉禪師證就太乙不死之身,毒龍寺只怕又要興旺起來。

    王崇只是稍稍駐足,就不再多看,按照心頭所感,徑直行去,不過數個時辰,就入了揚州城。

    揚州城也是十數年過去,在修仙之人身上,十余年不過彈指一瞬,大家都沒甚改變,最多也就是道法稍微高些。

    但與人間來說,十余年光陰,已經是一代人物風流過去,又有一代人物風流浪來。

    王崇尋了半日,卻才得知,當年他初來揚州,見到一群年輕人的那家酒樓,因為失火,已經燒沒了。

    只能隨便另找一個酒樓,叫了些酒菜,喚過伙計,只是略略打聽幾句,就發現已經沒人知道當年的揚州八秀了,如今揚州文名最盛之輩,名為三俊。

    其中有兩人是熟人后代,另外一人,王崇卻并不知曉家世。

    他跟酒樓伙計打聽消息,也非是想要敘敘舊情誼,只是忽然有感慨,忽然有起意,忽然就問一聲,問過之后也就罷了。

    王崇樣貌奇異,又是一身道裝,打聽的又是陳年舊事,酒樓的伙計就稍微上了些心思,暗暗忖道“李家少爺曾吩咐,若是有奇人異士,必然要稟報與他,大大的有賞。此人怕不就是奇人異士,我去通報一句,只怕最少十兩銀子入賬。”

    這伙計惦記賞賜,跟人說了一聲,就出門而去。

    王崇雖然沒有放開魔識,卻也能知道附近,究竟有甚風吹草動。他本來就性子謹慎,又復煉就了天魔五識,這個伙計如何瞞得住?

    只是王崇也微微好奇,不知道這個伙計,究竟要去通秉什么人,所以他也不離開,自斟自飲,又復悠然有思,把自己這十余年來的日子,在胸中鼓蕩一遍。

    忽然間,就道心有悟。

    王崇只覺得,似乎有什么破裂開來,他抖了抖身子,有兩道新的罡脈,又復被開辟了出來。

    歷經無數戰斗,王崇自然心頭感悟,只是他也沒想到,居然是在這等滾滾紅塵,人煙繁盛之地,道心有破鏡。

    他忽然想起來,當年令蘇爾讓他,經歷二十年滾滾紅塵,這才領悟到,這位前師父的苦心。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