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山中厚道人,袖中青蛇生細鱗 六零八、虎精小畜

    一個通體黑毛的怪物,一跳一蹦的闖入了寺廟。

    書生驚的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回過神來要拉王崇,卻早就不見小賊魔。

    他急忙回身跳上了供桌,再一躍就上了房梁,居然還有幾分身手。

    過不得片刻,那個黑乎乎的怪物跳了進來,左右晃了晃腦袋,似乎頗有些畏懼火堆,就繞著火堆蹦了一圈。

    王崇根本沒動彈,只是施展了一個隱身術,這怪物不但瞧不著他,就算是經過他身邊,都會被隱身術誘導,轉過另外一邊。

    王崇出身此界最頂尖的大派,所用的法術,亦是最頂尖,并非是普通的隱身術,乃是吞海玄宗的小五行護身隱遁法。

    施展起來,就能化為一個穹廬般的虹圈,不但能隱遁身子,而且自帶小五行挪移法,尋常的修士妖怪接近,就會被陣法轉去另外一邊,而且絕發現不了,自己已經被法術挪移。

    王崇心道:“這個書生心底倒是頗善良,只可惜看他資質,不合適修行,回頭傳他一路人間武功,看他機緣吧。”

    這怪物,乃是一頭得了日月精華的百年老尸,王崇根本不屑一顧,只是嫌棄殺了這東西,未免臟手,這才稍遲出手。

    他見這東西滿屋亂轉,伸手一指,一根正燒起來的柴火飛起,繞著這頭老尸晃一晃,怪物就忍不住退了一步。

    王崇駕馭這根柴火引逗這頭老尸,待得它退入了寺廟的院子,就捏了訣,輕輕一引。

    這根柴火就如利劍一般,貫腦而入,把這頭老尸釘在了地上,同時烈烈火發,繞著這頭老尸燒了一圈,不旋踵就把它燒成了灰燼。

    房梁上的書生看的分明,頓時驚呆了,暗暗忖道:“此必然是有道術之術出手,難道剛才那位兄臺,還精擅仙術?可惜緣慳一面,若不然我跟他求一粒仙丹,給我娘治病。”

    王崇剛殺了這頭老尸,就聽得外面有一聲低吼,隨即就有沉重步履,接近了廟門。

    一頭宛如牯牛的白虎,帶了四五頭蹦蹦跳跳的老尸,威風凜凜的闖入了進來。

    王崇也是微微驚訝,暗暗叫道:“只能說成精的虎妖能夠操縱倀鬼,居然還有虎精能夠另辟蹊徑,操縱這些有些年頭的尸精!這頭白虎……”

    “資質不俗啊!”

    王崇頓時就起了“愛畜”之念。

    這頭老虎能操縱百年尸精,顯然非是什么善類,但王崇也不在乎,他只是想收頭小畜,又不是要收徒弟,就算以前這頭虎精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勾當,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兒。

    經他之手,好生調教,大不了使喚的廢了之后,就弄死算球。

    虎精還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他進了寺廟,就瞧見了房梁上書生,低吼了一聲,口吐人言,叫道:“為何傷我手下尸精?”

    書生戰戰兢兢,勉強答道:“不是我,出手另有其人,此人道術高強,你不是對手,若是乖乖悔過,還能留一條性命。若不然,這位仙長出手,只怕瞬息間,就滅了你的性命。”

    白虎精微微一怒,喝道:“什么道術高強,甚仙長?我平生也見過幾個,自稱有些法術之人,只是都給我吃了,也不見有什么更為細嫩。”

    書生更是驚駭,也不知道王崇走了沒,戰戰兢兢強答道:“這位仙長可不一般。”

    白虎精也見到,自己被燒成灰的那頭尸精部下,走過在灰燼里撥了撥,居然有兩枚火紅的珠子,此物乃是百年老尸一身精氣所粹,雖然不是什么珍貴的玩意兒,但凡人藏在身邊,能寒暑不侵,蚊蟲不近,也算是凡間的奇珍了。

    虎精張口就吞了下去,此物對它來書,也頗能補益精氣。

    吞了這對火紅的珠子,白虎精又復口吐人言,喝道:“瞧你也是個讀書人,若是幫我洗衣做飯,疊被鋪床,暖和被窩,我就帶你回虎窩,做個人奴。若是不肯,就地生吃。”

    書生嚇的什么也似,握緊了手中的木棒,暗道:“若是它沖上來,我就跟這頭畜生拼了。”

    王崇看戲的有趣兒,暗暗忖道:“這頭虎精果然有些特殊,不過才胎元之境,也不能化形,但卻神智靈醒,頗有些智慧。”

    “收個小畜,調教一番吧!”

    王崇探手一抓,火堆里頓時有七八條柴飛起,把白虎精手下的尸精,一一釘在地上,烈烈火發,瞬息間就燒成灰燼。

    只有兩條柴漂浮半空,沖向了這頭白虎精。

    虎精口**氣,居然跟著兩條火柴惡斗起來,只是它的本事,在妖怪當中算得厲害,如是當年剛遇到王崇的胡蘇兒,它能打十多個,但遇上王崇,卻也不過是一頭尋常妖怪罷了。

    王崇捏了法訣,兩條火柴爆炸開來,化為漫天的火光,把這頭白虎精圈住,火光熾烈,烤的這頭虎精怪嘯連連。

    它平時能一躍一二十丈,但此時不管如何縱躍,都跳不出火光的圈子。

    火光之中,一個大和尚飄然現身,渾身白氣繚繞,面對這頭虎精,悠然問道:“瞧你也是個異種,可愿意歸附我門下,做個小畜?事先說明,若是不愿,老僧也不面前,今日剛好口饞,想要燉個虎肉火鍋。”

    白虎精縱橫山野,真沒見過什么厲害的人物,但這頭大和尚,一身白氣繚繞,出手又神奇無比,它知道自己絕對斗不過,不由得暗暗忖道:‘降服了也好

    白虎精口吐人言,叫道:“小畜愿意降服?”

    大和尚伸手一抓,抓住了這頭白虎精頭頸皮,笑道:“如此!就收伏你做個腳力!”

    一道五行禁制,落在了白虎后背上,這頭虎精頓時就感覺,一股禁制深入全身,燒煉起他全身的妖氣。

    大和尚笑道:“你一身妖氣,實在太難聞,我幫你煉化一番,轉為靈機。”

    說罷,大和尚一拂衣袖,進了廟宇,對書生說道:“卻無事了!”

    書生跳下來房梁,兩眼放光,叫道:“弟子岳瑾,想求老禪師幫我娘親治病,她老人家得了風寒,半身不順,我和父親求醫多年,也不曾藥石有效。”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