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五十九章 王嬋

    周文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王嬋對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后飛快躲到了床下面。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老媽子走了進來,往房間里面看看,沒有發現王嬋,就對周文說了一聲打擾了,然后退出去把門給關上了。

    王嬋這才床下爬了出來,拍去身上的塵土,又撿起了掉在枕頭旁邊的手機遞給周文:“不好意思,你是誰啊?怎么會躺在這里?”

    周文接過手機說道:“我叫周文,是王鹿的同學。”

    “哦,你就是那個鋼鐵文啊,我聽姐姐說過你。”王嬋恍然大悟道。

    “什么鋼鐵文?”周文微微一怔,不過他到是知道了,這個王嬋是王鹿的妹妹,就是不知道是親妹妹還是血脈關系的堂妹。

    王嬋沒有回答,只是非常好奇地打量著他說道:“你怎么傷的這么重?要不我來幫你療傷吧?”

    “其實我只是皮外傷,有生命小精靈治療,過幾天就沒事了。”周文說道。

    王嬋撇了撇小嘴說道:“生命小精靈的治療效果太差了,我這里有更好的伴生寵,能夠讓你的傷很快好起來,既然你是姐姐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王嬋的朋友,幫助你也是應該的,你不用客氣。”

    說著,王嬋就召喚出了一只伴生寵,那只伴生寵長的非常奇怪,周文怎么看,那伴生寵長的都像是一支長了翅膀的針筒。

    雖然那針筒長著可愛的小翅膀,還是粉紅色的,和小愛神丘比特的愛神之箭有點像,可是針筒就是針筒,周文這種小時候生過大病,經常打針的人,對針筒這種東西,怎么也有愛不起來。

    “這個……不用了吧……”周文有些不忍心拒絕王嬋的好意,可是又不想打針。

    “不用和我客氣,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王嬋說著,已經命令針筒飛了下來,一針扎在了周文的手臂上。

    針筒內的液體,也被注射了進去。

    這針筒伴生寵看起來智商還挺高,竟然能夠準確的靜脈注射。

    周文感覺一股熱量進入自己的血管,暖洋洋的到是不怎么疼,而且當藥力隨著血液擴散開了之后,周文頓時感覺精力變的充沛,甚至有點熱血沸騰的感覺。

    “小嬋……你在哪里……我們要回去了……”這時候墻外面又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嬋聽了那個聲音,臉色微變,轉頭對周文說道:“我媽找我了,我明天再來看你。鋼鐵文,再見。”

    說完,也不等周文回答,王嬋就已經跑了出去。

    “這么小就已經擁有了伴生寵,王鹿的妹妹天賦很不錯嘛,人也挺善良的。”周文感覺體內生機勃發,身上的傷似乎真的愈合的快了不少。

    周文正準備繼續打游戲,卻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只感覺身體內燥熱的厲害,像是體內有個大火爐一樣。

    “好熱……好熱……”沒過多時,周文就感覺快要不行了,猛的把身上的紗布撕開,讓身體內的熱量可以散發出來。

    即便如此,還是感覺漲的難受,好似體內有一股勁推著他,讓他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先是跑步,可是發現跑步發泄出的熱量太少,周文就趴在地上幫俯臥撐,簡直像是安裝了電動馬達一樣,身上呼呼的帶著熱風上下快速起伏。

    那股熱量到是真的對于周文身上的傷很有幫助,加快了傷口的愈合,可是周文這樣瘋狂運動,又把身上的傷口給撕裂了。

    等周文終于停下來的時候,發現身上的傷不僅沒有好,反而又被撕裂了一些原本已經長好的地方。

    “那是什么伴生寵,怎么效果這么霸道?”周文有些無奈。

    雖然王嬋的伴生寵確實有治愈作用,效果也很好,可是因為他承受不住那股燥熱,自己瘋狂運動,結果起了反作用。

    重新躺在床上,周文也懶的再讓人給他裹上紗布了,就那樣直接讓生命小精靈給他治傷,他則躺在床上打游戲。

    血色小人進入了地下海,打開戰車的門,就看到了那繭懸于虛空中的白繭。

    周文握著黃金霸劍,直接開啟了王之嘆息,等待著王之嘆息的力量到達一定的高度,然后激活殺戮者,使用出斬仙一擊。

    血色小人的身體顫抖著,因為王之嘆息的力量實在太強,讓血色小人的身體都承受不住開始出現龜裂現象,有血液自其中溢出。

    這種程度的力量,還是不足以的激活殺戮者,一直到血色小人的身體快要支撐不住崩潰的時候,殺戮者終于被激活,周文握著黃金霸劍,發動了斬仙,對著白繭狂斬而下。

    虛空直接被斬開,空間力量也無法阻擋斬仙的力量,白繭幾乎是一瞬間就被劈開,露出了白繭中的守護者。

    周文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守護者的全貌,和周文想象的有些不一樣,繭內的守護者并非龍族,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古代的帝皇。

    身穿帝袍,頭頂王冠,一只手伸了出來,那只手生有六指,每個手指上皆戴有一枚戒指。

    頓時那六個戒指都帶著強烈的空間波動,一只手迎向了黃金霸劍。

    咔嚓!

    黃金霸劍過處,那守護者的手臂硬生生被斬斷,鮮血飛濺而出,空間力量竟然沒有能夠改變斬仙的軌跡。

    周文先是一喜,然后就看到守護者的另外一只手伸了出來,同樣生有六指,戴著六個戒指,大手一拍,就把使用了斬仙一擊后,身體陷入虛弱狀態的血色小人直接拍爆,游戲屏幕也黑了下來。

    “看來斬仙這一招,對于守護者還是有用的,不過下一次,應該直接斬斷那守護者的脖子。”周文滴血重生,再次進入了游戲。

    很快周文就發現,斬仙一擊雖然能夠與守護者抗衡,可是因為一擊不中就沒有再戰能力,而這個守護者,擁有很強的空間能力,想要一擊就把他斬殺,顯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周文試了幾次,都只能傷到他,但是卻殺不了。

    “斬仙的力量是持續性的,如果我能夠保證血色小人不被反擊殺死,只要再等上一段時間,說不定那守護者就掛了。”周文繼續嘗試。

    他發現這同樣很難做到,因為斬仙一擊之后,血色小人身體已經快不行了,完全沒有作戰能力,想在一個精通空間力量的守護者面前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級還是太低了,如果我也是神話級,又何愁不能一刀宰了這個守護者。”周文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