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魔 第六集 第十五章 英雄征四方

    孟川和柳七月都引起許多神兵的呼應,各得到了一件天級神兵。而他們倆闖過九玄洞即將下山的消息,在元初山眾弟子中也很快傳播開來。

    在十月二十一這天,孟川和柳七月設宴宴請諸多同門。

    “我敬你們倆。”宴會上孤獨坐著的晏燼,在宴會后期拉著孟川、柳七月,開始喝酒。

    孟川和柳七月也陪著他。

    “我十五歲那年來到東寧府,就認識了你們倆,轉眼十多年過去。”晏燼直接用大碗喝酒,又給自己倒下一碗,非常認真看著孟川、柳七月,“我晏燼這一生,朋友很少!而你們倆都是我晏燼的朋友。”

    孟川笑著,柳七月也默默聽著。

    說起來……

    孟川和晏燼關系更好,她相對而言要稍微遠些,可終究一起共過生死,晏燼在山上也僅有他們兩個朋友。

    “下山后,便是血雨腥風,便是生死間搏殺了。”晏燼雙眸微微濕潤,鄭重看著孟川和柳七月,“我晏燼希望你們倆都要活著,一直活著!希望有一天,我們三個也能并肩出現在同一戰場上。”

    “好。”孟川也微笑道,“到時候我們三個再一起并肩而戰。”

    “并肩而戰。”柳七月也期待道。

    那一年,東寧府閑石苑,少年時期的他們曾并肩而戰。

    “哈哈哈……”晏燼笑了,“一定會有那一天,來,我們喝酒。”

    不管如何至少這一刻,他晏燼是開心的。

    他朋友很少,可同樣也愈加珍惜。

    “我們喝酒。”孟川、柳七月也陪著。

    ……

    待到下午時分,神魔弟子們都已經散去了,洞府的仆人們在收拾著餐具。

    孟川和柳七月二人站在洞府門口,看著滿是腳印的雪道上再度被積雪覆蓋。

    “錢鈺師兄沒來?”孟川開口道。

    “嗯。”

    柳七月點頭,“他沒來,我上次親自去請他,也沒見到他人”

    “我們去看看他吧。”孟川說道,“等下山后,下次再見他不知道是何時了。”

    “嗯。”柳七月點頭。

    二人一同冒雪前往,來到了錢鈺的洞府住處。

    洞府門口也有管事開門。

    “孟川大人,柳七月大人。”門口的管事恭敬客氣道。

    “告訴錢鈺師兄,就說我和孟歡前來拜訪。”柳七月說道。

    “好,我去傳話,只是大人他不一定會見你們。”管事無奈道。

    “去傳話吧。”柳七月說道。

    管事點點頭便進入洞府內。

    片刻后,管事便苦著臉回到門口,輕輕搖頭:“大人他只知道喝酒,根本不理會任何事。”

    孟川、柳七月相視一眼,沒洞府主人允許他們又不好硬闖,只能又無奈離去。

    “孟川師弟和柳七月師妹,也已經闖過九玄洞,要下山了嗎?”錢鈺的胡須亂的很,頭發亂糟糟,無比的頹廢,此刻抱著酒壺依靠著欄桿發呆,輕聲低語,“還記得九年前,我也意氣風發下山,如今卻成了一個廢人,丹田廢了沒了真元,連弓箭秘術都沒法施展。”

    “只有神魔體的蠻力?純粹的蠻力,都不及不滅境神魔爆發的實力!而且蠻力射出的弓箭,一點變化都沒有。妖王輕易就能躲避!我連不滅境神魔層次的神箭手都遠遠不如,一個新晉神魔層次的神箭手么?”

    “哈哈,新晉神魔,戰場都不要我吧。”

    “廢人,徹底的廢人。”

    “諸位師兄師姐,你們都走了,獨留我在世上。卻又讓我成了廢人,都無法報仇,我該怎么辦?怎么辦?”錢鈺喝著酒痛苦無比。

    一名神箭手,距離兩三里地射出一箭。

    箭矢快且詭異莫測。

    妖王就算遠遠看到,可箭矢到了近前,軌跡都會發生些許變化,躲都難躲!

    而若是純粹蠻力的箭矢,沒真元秘術融入其中,箭矢的變化就少了!距離一兩里射出一箭?妖王只要邁出一步,就輕易避開了。一點威脅都沒有!他這種實力到了戰場上只會成為累贅。

    “在這世上,我還能做什么?做什么?”錢鈺喝著酒醉醺醺的。

    ******

    當天傍晚,易長老也來拜訪。

    “你們倆應該會被分配到中型城關。”易長老說道,“你們倆的實力在大日境神魔中都算是極厲害的,前往中型城關能發揮更大用處。”

    “嗯。”

    孟川和柳七月點頭。

    關于分配戰場他們倆也有心理準備,如今人族世界各處城關的形勢他們也清楚,小型城關和大型城關都比較穩定,唯有‘中型城關’因為沒有足夠的封侯神魔,很多都是一群厲害的大日境神魔聯手鎮守!即便如此,人手依舊緊缺。

    比如上次錢鈺師兄所在的槐山關,就被攻破。

    因為攻打的是三重天妖王,負責守的是大日境神魔。終究是同一層次!防守壓力自然大。

    像孟川、柳七月這種實力強的,許多城關都急需。

    “你們倆有什么要求?”易長老詢問,“有特別想去的城關嗎?”

    孟川和柳七月相視一眼,孟川道:“沒別的要求,將我們倆安排在一處城關就行了。”

    “如果可以的話。”柳七月也說道,“盡量離東寧府近些吧。”

    “好,我知道你們的要求了,給你們安排在一處,這很簡單。”易長老說道,“至于離東寧府更近?需要查閱各處城關的防守力量再做決定。”

    “嗯,實在不行,距離家鄉遠些也沒什么。”孟川連說道,柳七月也點頭贊同。

    “你們倆一個是圓滿雷霆滅世魔體,一個是鳳凰神體的神箭手,都可以發很大作用。”易長老說道,“元初山需要先仔細調查各處城關的情況,可能還要進行換防,讓各處城關的力量搭配的更適合。所以需要十天半月,才能給你們最終結果。”

    “離十一月十五還早,不急。”孟川說道。

    “行,一旦定下結果,就會通知你們倆。”易長老起身,孟川二人也起身相送。

    “下山后,謹慎點,保住自身性命的前提下再殺敵!”易長老說道,“只要活著就能發揮更大作用。”

    孟川、柳七月都點頭,隨即便送易長老離去。

    “現在就等分配了。”孟川說道。

    “也不知去哪一處城關。”柳七月也期待著。

    孟川此刻心情澎湃。

    六歲開始練刀,二十三年了!

    二十三年的修行!磨出了一位大日境神魔,磨出了一位圓滿雷霆滅世魔體,磨出了一柄無比鋒利的刀。

    “二十三年,磨出了一柄刀,如今這柄刀要下山飲血了!”孟川這一刻戰意澎湃,經歷過六歲的劫難,經歷過妖族入侵東寧府,也看到元初山赤血崖上萬的神魔身影,看到過錢鈺的痛苦,他沒有絲毫畏懼,反而戰意越加越強!

    孟川回到了書房。

    按耐不住的開始揮毫潑墨。

    他畫出了連綿的山脈‘元初山’,元初山古老雄壯,但有一位位神魔下山,奔向四面八方。

    孟川回憶起赤血崖看到了很多神魔的留影,那些神魔都修煉功成,都曾意氣風發的下山。孟川想要畫出他們一個個人,畫得很仔細,包括薛峰、蕭云月、錢鈺等等認識的也都在其中。

    “無數英雄征四方。”

    “人族自當長存!”

    孟川越畫,越加戰意洶涌。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