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神魔 第六集 第十六章 元神第二層

    孟川首先畫得是一位穿著黑色鎧甲持著長槍的青年,這青年眼神充滿鋒芒,仿佛這世間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這影像還較為稚嫩,而他的確是人族這八百年耀眼無比的一位人物,下山時還很年輕……但是他在今后三百多年生涯中,卻一直抵擋著妖族,更被尊為雁水王!長期鎮守大型城關‘雁水關’。

    雁水關,妖族曾經傾力攻打,卻一次次失敗!死在雁水王那一桿長槍下的妖王不知多少。

    然而最慘烈的一戰終于發生!

    雁水關的世界入口毫無征兆的擴張了,妖族那邊第一時間就調動了三位五重天妖王帶著大群四重天妖王殺進來!雁水王一桿長槍殺的昏天暗地!竟然將三位五重天妖王境界斬在槍下,四重天妖王死了超過二十位,嚇得妖族攻勢都停頓了。

    但是很快,又有九位五重天妖王帶領更龐大妖族大軍殺來。

    雁水王徹底瘋狂。

    那一戰,殺的天崩地裂,周圍千里地勢改變,上百里長的雁水湖直接被打穿和東海相連!

    那一戰,雁水王戰死!卻又斬殺六位五重天妖王,死后他的尸體連妖族都不愿玷污,而是直接帶回了妖界,至今依舊被妖界妖族保存著。

    造化尊者從萬里外的元初山趕到時,那里早成一片廢墟,雁水王的尸體都無法奪回!人族只能在廢墟上重建一座更龐大城關,鎮守那個超大型世界入口,于是就有了如今大周王朝七大城關之首的‘洛棠關’!由尊者親自鎮守。

    雁水王……也因為那一戰,徹底震撼人族妖族各方。人族能確定的死在他槍下的有九位五重天妖王、過百位四重天妖王(有近半是長期鎮守雁水關斬殺)。雁水王也被公認為人族當時最強的封王神魔。

    “雁水王。”孟川仔細畫著他,他戰死時已經是頭發花白的老者,孟川親眼看到的只有雁水王年輕時下山留下的影像。

    那個依舊稚嫩的青年,那個充滿戰意的青年。

    “轟。”

    孟川感覺到元神有了蛻變。

    早就積累到極致的元神,如今徹底跨入了第二層,領域擴張到二十丈范圍,能感應范圍也擴張到兩里。

    但孟川心緒早就投入畫中,他根本沒管元神的蛻變,而是繼續繪畫著,將雁水王年輕時的模樣畫完。

    跟著他又畫向另一個人物——‘武楊侯’。

    武楊侯,也是一代人杰,年紀輕輕就成了封侯神魔!天資卓絕,當時讓元初山無比欣賞贊嘆。他鎮守‘武洋關’時也結婚生子,他的一雙子女同樣成了神魔,三十余歲年紀都修煉到大日神魔境,也隨父親一同鎮守武洋關。

    然而卻遭到人族叛徒,天妖門副門主‘王自如’潛入刺殺重創武楊侯,又和妖族大軍里應外合徹底覆滅整個武洋關。

    那一戰,武楊侯和一對兒女盡皆戰死,王自如重傷離去,如今已是天妖門僅有的兩名五重天天妖之一。

    “武楊侯天資卓絕,兒女天資也極高。若是再過十年二十年,武楊侯定能封王,他的子女也有望封侯。”孟川看過書中的記載,其中有太多遺憾。然而偷襲武楊侯的‘王自如’也太厲害,而后能成五重天天妖便能證明這點。

    武楊侯和子女盡皆戰死,讓多少人遺憾。

    孟川仔細畫著,畫得依舊是他們下山時留下的影像。

    中央是武楊侯,身旁兩側是兒子和女兒,仿佛父親帶著兒女在征戰。

    ……

    孟川繼續畫著,每畫著一位人物他都回憶起對方的故事,將心中的感情都寄托在畫筆中,他眼中不知不覺就有著淚水。

    他仔細畫了十八位戰死的神魔英雄,都畫得非常仔細!之后又簡略畫了其他一位位英雄,雖然都是寥寥幾筆,甚至有些僅僅只是一個背影。但孟川每畫一位……腦海中都有對應的英雄。他們實力都弱不少,死時大多是大日境神魔甚至不滅境神魔。

    可孟川還是畫了,藏書洞內只要記載的人物,他都寥寥幾筆將心中感情融入其中,讓每一個人物有屬于他們的精神。

    孟川畫這幅畫卻不愿停下!

    他不吃不喝,從黑夜畫到白天,卻依舊沉浸其中。

    十八位英雄畫得仔細,以及一百二十七位在畫中要遠一些,仿佛已經到了元初山邊緣,人影也更小,寥寥幾筆更簡略。可每個都很鮮活。

    跟著孟川又開始仔細畫活著的人。

    無雙劍客‘薛峰’,溫和親切的‘蕭云月’,帶著一縷哀傷眺望遠方的‘錢鈺’,耀眼璀璨的‘天星侯’,溫和儒雅的‘南云侯’,戰功赫赫的‘東河王’……這些都是孟川親眼見過的封王神魔、封侯神魔,也都如今這時代功勛在身的。

    他同樣仔細畫了十八位活著的神魔,又將自己見過的神魔弟子們也簡略畫了,上山時孟川見過的近兩百名神魔弟子大多都已下山!孟川同樣畫了一百二十七位,都是簡略幾筆,每個神魔都很年輕,都是孟川在赤血崖送他們下山時看到他們的模樣。

    “無數英雄征戰四方。”孟川看著這幅畫,恍惚間看到了一場場大戰,一場場這些神魔們的戰斗。

    沒有誰是不死之身。

    沒有誰是真正無敵。

    強如雁水王,也會戰死。

    赤血崖上上萬的神魔身影都昭示一切,每一個下山的弟子們都明白,他們也可能死在戰場上。

    可這場為了人族生存的戰爭在持續,誰都沒有退卻。

    “這場戰爭我們會贏,就算我這一生看不到,在我死后,人們也會看到最終的獲勝。”孟川輕聲低語,隨即在畫卷右上角寫下五個字——英雄征四方!

    不管是戰死的神魔,還是如今已經下山正在鎮守一處處城關的神魔,都是英雄。

    畫完后。

    孟川仔細看著上面一個個人物,這幅畫一眼能看懂,就是畫得神魔下山征戰四方,可這幅畫濃烈的沖動讓孟川都停不下畫筆。

    “畫完了,接著就輪到我下山了。”孟川放下畫筆后,推開書房的門。

    外面有著厚厚的積雪。

    孟川踏著積雪站在院子中,嗅著自然的氣息,心情格外平靜。

    過了許久。

    柳七月從洞府外回來,看到孟川才大喜道:“阿川,你終于畫完了?你這次可整整畫了近兩天兩夜。”

    “想畫,不想停下。”孟川笑道,“不過已經畫完了。”

    柳七月忍不住進入書房內,一眼就看到畫案上平放著的那長卷畫,這一看她就入了神,至少孟川近景畫的神魔她都能認出來,只是寥寥幾筆畫的兩百多位神魔,活著的她大多能辨認,戰死的她幾乎就認不出了。可她能夠感覺到每一個神魔都那般鮮活。

    看著看著柳七月眼中都有了淚水。

    “你怎么哭了。”孟川進入書房看到這幕,不由過來。

    “看到他們都年青的很,一個個前往戰場。想到他們很多都已戰死,便忍不住想哭。”柳七月說道。

    柳七月看向畫卷右上角的名字,輕聲低語:“英雄征四方?阿川,這畫一定得保存好。若是將來這場戰爭真的獲勝了,我們或許死了,可這幅畫可以讓后來者看到。”

    “嗯,保存好。”孟川微笑點頭。

    “啊,你兩天兩夜沒吃沒喝了,我讓人給你準備些吃的。”柳七月說著連往外沖。

    孟川笑著喊道:“別急,我們是神魔,能撐得住的。”

    “行了行了。”柳七月朝后面擺擺手,已經跑遠了。

    孟川則是拿起一旁的斬妖刀,朝練武場走去。

    如今元神質變,他也需驗證一番元神二層對自己實力的影響。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