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雷霆萬鈞【求收藏求票票】

    “基礎劍法!”

    最基礎的劍法,但是在玄級中品的品質之下,擁有了難以言喻的威力。

    這一瞬間,一股極致的熾熱純陽之力涌上天空。藏淵劍出,天地失色,似乎連整片乾坤都要被這一劍所焚燒一般。

    說時遲那時快,藏淵劍抵住玄冰天劍,然后一抹至陽雷火之力迅速在寒冰天劍上蔓延開來。幾乎就在眨眼間,就將數十丈長的玄冰天劍完全蹦碎。

    姜緣淺甩開玄冰天劍,冷眼看著君浮念:“純陽雷火之力,竟然能被你參悟到這種境界。”

    “不過就算如此,你還是得死。”

    兩人血戰,爆發出了可怕的戰力,只虛空碰撞出一道又一道可怕的沖擊波。

    連續三百六十七招,陳牧之此時的戰體和血脈爆發出了可怕的戰力,竟然越了兩個境界壓制了天驕姜緣淺。

    姜緣淺面色發青,他想不到竟然暫時被君浮念壓制住了。

    “返祖血脈,玄冰天功,給我破。”姜緣淺一身怒吼,玄冰天功加持己身,他體內的天人血脈在復蘇,似乎擊穿了某種壁壘,擁有了先天戰力。

    威震上古的玄冰天功加持己身,再加上無上榮耀的天人血脈在沸騰,姜緣淺戰力增幅了一大截。一股無敵氣勢從他的身上彌漫而出,氣蓋山河。

    他居高臨下,一劍斬向君浮念。

    “玄冰天功威震上古,傳說在萬年前,那一代玄冰武帝憑此君臨天下,甚至斬殺過天外邪魔。”

    “冰封天下,弒神戮仙,姜緣淺這是要重現上古的輝煌。”

    “陳牧之再強,可終究還是底蘊不足,這不是他的時代。”

    “去死吧,陳牧之。”寒冰天劍分割天地,好像要凍結虛空,當著陳牧之的頭顱斬來。

    “哼!”

    陳牧之執劍站在青山之巔,冷眼看著從天而降的這一劍。他猛地握緊長劍,體內王者血脈在沸騰,無與倫比的偉力加持己身,一股可怕的力量形成一股立場,將方圓數百丈之內籠罩。

    觀戰的眾人感覺到一股極致力量侵入肺腑,嚇的連忙退開。

    有后天強者瑟瑟發抖,面色慘白:“未入先天就有先天戰力,他們都是打破了先天壁壘的絕代天驕,快走。”

    “鏘——”

    藏淵劍化為數十丈,擋住玄冰天劍。熾熱的毀滅之焰和極致的玄冰之力交織在一起,危險而恐怖。兩人僵持了一會兒,陳牧之清冷一笑:“姜緣淺,你也不過如此。”

    手中藏淵劍猛地發力,陳牧之倒飛而出。他腳踩虛空,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執劍殺向了姜緣淺。

    這一戰棋逢對手,一個是威震上古的玄冰天功加上天人血脈,一個是舉世難尋的人王血脈,再加上萬古獨一的混沌天經,這是絕頂天驕之間的極致對決。

    姜緣淺已經是后天大圓滿的修為,根基扎實遠勝同階,距離先天已是不遠。陳牧之雖然是后天中期,但是他的浴血戰體更是使他戰力加成到了恐怖的地步。

    所有人都想不到這一戰這么艱難,兩人交戰一千兩百招,難分勝負。到最后幾乎都殺到了癲狂,姜緣淺渾身是血,戰袍更是留下了數道劍氣四射的劍痕。

    陳牧之則是披頭散發,連頭上的玉冠都碎裂了。

    “啊,燃我神血,弒神戮仙,看我玄冰天功。”姜緣淺發狂,他燃燒血液,施展玄冰天功的禁忌手段,戰力再次暴增。

    他玄冰天功施展開來,天空中出現三千六百柄玄冰天劍。每一柄玄冰天劍都長達一丈,無盡冰雪淹沒虛空,壓得天地劇烈顫抖。

    “這就是萬年前時名震擎蒼界的玄冰天功,我離著千丈都被這股劍勢壓得喘不過氣來。直面這一劍式的陳牧之居然能承受住,尋常后天修士應該都會直接爆碎了吧?”

    “天啊,姜緣淺如此年輕,戰力就已經如此強大。和他同處一世是吾之悲哀,亦是吾之幸運。”

    “只憑這一招,姜緣淺就可以抵過千軍萬馬,三千六百玄冰天劍齊出,縱然是一個軍團也會全滅啊。”

    面對三千六百柄玄冰天劍的陳牧之面不改色,他迎著斬來的三千六百玄冰天劍飛去。

    混沌天經瘋狂運轉,可怕戰力加持己身,陳牧之全身真氣爆發出,恍惚間戰力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你強我更強,既然你要強勢斬我,那么我就以最霸道的招式強勢破之。”

    陳牧之高聲長嘯一聲,藏淵劍歸鞘,拿出了黑龍戰槍。

    只見他執槍縱上蒼穹,冰冷的眸子倒映著漫天飛射而來玄冰天劍,一動不動的直面萬千玄冰天劍。

    “你找死。”姜緣淺手掐法訣,三千六百天劍聚攏成一道璀璨無比的劍陣,無數柄天劍密密麻麻的斬向陳牧之。

    “今日,我要殺到你絕望。”

    陳牧之冷笑,他黑龍戰槍貫穿了虛空,醞釀了許久的一擊猛地爆發而出。

    “雷霆萬鈞!”

    霎時間,天地猛的一亮,萬道雷霆淹沒了虛空,刺眼的光芒徹底將方圓百里照的如同白晝。

    無數人睜大眼睛,只看到那璀璨的萬千玄冰天劍和萬道雷霆撞擊到一起,爆發出了如同超新星爆炸一般的光彩。

    “轟——”

    一聲巨響,無數天劍組成的玄冰劍陣猛的爆開,無數柄玄冰天劍被萬道雷霆徹底淹沒了,無盡沖擊波將整個乾坤掃蕩的劇烈顫抖。

    姜緣淺燃燒大量精血化成的這一招,就這樣被陳牧之給破了。

    一聲槍吟響徹天地,陳牧之化作極致速度,殺到了姜緣淺身前。一槍撕開蒼穹,似乎要將他徹底洞穿。

    關鍵時候姜緣淺凝結出寒冰天劍擋了這一搶,他大口吐血著倒飛了出去。

    “這陳牧之究竟是何來歷?居然能壓制住姜緣淺?”

    “這等天之驕子,不可能毫無背景,他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

    場外一眾觀戰武者面色巨變,心中劇烈震動。

    “很好。”姜緣淺臉色鐵青,甚至有些瘋魔:“你很強,你有資格逼我使出這一招。”

    他當空而立,雙手虛抱,施展一種法,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席卷開來。

    “這是……”有人顫抖著開口,卻只說出了一半。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